跑去看了。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喬治五世在聖誕演講之後的抱怨。大致是說以前當王只要穿著漂亮的軍禮服就可以了,現在的皇室卻得放下身段,親近百姓,像低下的演員。大有紆尊降貴之意。我心裡想,幸好您死得早,才不知道皇室淪為多麼低下的演員,還是觀光跟八卦的標靶。

回到正題。柏帝(=約克公爵=喬治六世)個性害羞,有口吃的毛病。在1925年一次失敗的公開演講後,妻子帶著他遍尋名醫,進行治療。原本上有充滿個人魅力的哥哥大衛(=愛德華八世=溫莎公爵)做為王位繼承人,口吃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躲在暗處反而讓他有更多的自由,像是可以加入皇家海軍、選擇婚姻對象較有彈性等等。但是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大衛跟辛普森夫人相戀,不久就自請退位,柏帝也因此被推上王座。二次大戰前夕,隨著希特勒展現野心,身為國王的柏帝必須在開戰時刻透過廣播發表演說,鼓舞海內外的士兵跟百姓,凝聚國家向心力。澳洲語言治療師萊諾羅格,從柏帝還是約克公爵的時候就一直給予治療及訓練。究竟這些努力,能不能讓喬治六世順利發表這篇影響英國歷史的演說呢?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