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近年了所以開始整理東西。前幾年都只打掃不整理,東西漸漸堆積;但房子並不會自己長大,只好默唸斷捨離,咬牙進行整理。

斷捨離的快速整理心法還蠻簡單的,就是把東西分成「要」「不要」跟「不知道」。不過認識我的人就知道大部分的東西在這樣的處理原則下都會被我難分難捨地歸到不知道——儘管如此昨天忙了一天也清出三大箱的東西。把東西都搬出去之後,累到不行地回頭一看……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比較得空,就把幾部前一兩年想看卻因為種種不可考的原因而沒看成的電影找來看。

預計的片單是這些: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因為以葉問的一生為主軸,雜以民國的記錄影像,與武功門派在民國期間的發展,出現了王家衛電影裡少有的歷史感。但也不得不說王家衛長於敘情短於記述,不少破碎的片斷留下太多觀眾必須自己補足的空間。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武功門派重「傳承」,民國時期的武林,有精武會,中華武士會,中央國術館,兩廣國術館,雖然國家動盪,但武林可謂百花齊放。片中的武打畫面相當美,因為我不會武,許多拳意拳理,武林規矩,就只能略窺皮毛,跟片中隔了花窗看對決的觀眾一樣。但即使如此,對我而言只是小說文類和公園健身的武功,畢竟走了出來,多了幾分現實感。這些宗師對武學的堅持,是生活的態度,也是一生的修行:「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以前在書店看到健康醫藥類的書架總是跳過,心裡還會想,「誰要看?」想不到自己今天就買了一本。

原來不是不看,時候未到。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Tim Burton的電影很適合週五夜晚,我老是這麼覺得。黑影家族的劇情其實是蘋果風的社會新聞:前女友安潔莉卡(by Eva Green)不滿小開男友波拿巴(by Johnny Depp)移情別戀,所以把男友的家人跟新歡都殺了。復仇之後還是無法忘情前男友,所以就把他鎖進棺材保存——好吧,最後這邊比較驚悚。畢竟前女友是女巫……。總之,被變成吸血鬼的波拿巴以永生之軀在棺材裡過了196年後,被挖了出來。波拿巴帶著兩百年前的知識與理解重返柯林斯宅邸,開始跟家族的後人一起生活,遇上紐約來的神秘女孩維多莉亞(by Bella Heathcote),陷入戀愛。在他努力重振家族事業時,發現競爭對手安潔正是兩百年前的女巫。安潔對波拿巴仍有眷戀,但波拿巴只想徹底分手,解除詛咒。雞同鴨講的情況下,兩百年前的僵局再次形成,這次,波拿巴要怎麼解套?

儘管劇情芭樂,還是有許多幽默,大多來自波拿巴文謅謅的用字譴詞和他與兩百年後的世界之間的適應與磨合。不過幽默帶著黑色,像無辜被吸血吸乾乾的建築工人和嬉皮年輕人。波拿巴用法術催眠他人,振興家族的手段也非光明。最後,明明喜歡的是維多莉亞、也明明吃過安潔的苦頭,卻還是跟安潔上床——男主角這麼不可靠真的可以嗎?XDD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鞋拔對我而言一直是可有可無。直到今年冬天買了一雙鞋,因為鞋口小,每次穿鞋總會踩到腳後跟,幾次下來之後發現這樣不行,就想到了鞋拔這種東西--還想了幾秒鐘才想出「鞋拔」這個名稱。本想說是小東西,隨便買買就買得到,找了兩家店都碰了釘子--一家跟我說沒有,另一家說是賣完了沒有再進貨,可見把它歸類在「可有可無」的人不在少數。總之,最後在小北百貨找到了。從架上拿下鞋拔的瞬間,瞥到一旁的長條狀物體。69cm的鞋拔!

看了一下標籤,「免彎腰鞋拔」,還是台灣製造呢!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3 Thu 2013 00:00
  • Aging

2013 has come, and the world doesn't end yet. So I'm going to make my New Year's wish. My wish is aging elegantly. Last year my health went down all of a sudden, and I couldn't do anything to prevent it from happening. Yeah, I know, I should have led a regular life and formed an exercise habit. I have no one to blame but myself.

Anyway, I aged, sadly and suddenly. Not elegantly at all. Memories blurred now and then. I had to focus on words that were spoken so that I'd fully understand them. Sometimes I hesistated while I was writing a word, which looked strange and distant. I felt like brain damaged.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