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跟藍色茉莉一樣,是之前一直想看卻沒看成的電影。布達佩斯大酒店非常講究形式與風格,難以歸類。結構上,它是劇中劇。從獻花的女性讀者閱讀,到書中作者描述自己遊歷歐洲時聽到的故事;結尾畫面又層層拉回到雕像前的讀者。拍攝上,導演用不同的畫面比例對應了影片裡三個年代。構圖上,很多都像平面跨頁,觀影時有閱讀的效果。

我一開始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劇中劇需要到三層……。讀者的角色跟觀眾不是重疊嗎?不過片尾有說電影靈感來自作家Stefan Zweig。所以編導大概是自比為獻花的讀者吧。雖是感傷哀悼的作品,但卻以很熱鬧的方式達成。Zero最後在電梯前說:「老實說,我想他(Gustave)的世界早在他涉足其中之前就消失了。但我會說,他用極其優雅的方式維持了那個幻象。(To be frank, I think his world had vanished long before he ever entered it. But I will say, he certainly sustained the illusion with a marvelous grace.)」我想這段話獻給導演,也非常恰當。畢竟導演所描繪的,也是一個存在於虛構國度的優雅幻象啊!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金融詐騙的丈夫入獄,上流社會生活一夕崩解而精神崩潰的茉莉(by Cate Blanchett),從紐約來到舊金山投靠跟他沒有血緣關係、個性迥異的妹妹金潔(by Sally Hawkins)。在茉莉眼裡看來,妹妹的公寓狹小凌亂,而他最不能忍受的是妹妹看男人的眼光。妹妹的前夫奧吉是個腳踏實地的建築包工,但在他眼裡勢利粗俗。妹妹現任男友海爾在他眼裡看來也是另一個野蠻粗俗、想要利用妹妹的爛男人。海爾對他的評價也不高,覺得他的出現會阻礙自己跟金潔的幸福。金潔羨慕姊姊的名媛生活,但也對姐姐富貴時對自己不屑一顧的態度感到不滿,背地裡常批評他、卻又深受姊姊的意見左右,甚至一度拋棄現任男友去跟「比較好的男人」交往。儘管兩人這麼不對盤,金潔卻還是顧念姊妹之情收留了姊姊,可以看出他的善良和世俗。

Cate Blanchett以本片獲得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這部被譽為伍迪艾倫版的《慾望街車》,展現了茉莉對物質世界的追求、對自我價值的實現、對理想愛情的嚮往,但他卻在理想和現實之間的落差之間崩潰。他努力地用謊言想要彌補理想跟現實間的斷裂,招來的當然是悲慘的後果。離開前段婚姻後,他不改奢華的生活態度,明明沒有錢了卻搭頭等艙的行為讓金潔不敢相信。他想藉著學電腦、成為室內設計師來自立,但妹妹吵雜的公寓環境、騷擾他的牙醫雇主、服藥和酗酒的問題一直干擾著他。就在一次派對中,他邂逅了來自上流社會的外交官杜埃〈by Peter Sarsgaard〉。杜埃翩翩風度讓他想起前夫,他不自覺地說謊,將自己美化成已經成功的室內設計師,杜埃為他美麗優雅的氣質傾倒,向他求婚。距離理想生活只剩一小步的茉莉,卻因為謊言戳破而失去一切,最後在街頭精神崩潰,自言自語……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式與法國公視Arte合作的紀錄片。中文名稱是稻田裡的音符(意象雖美,但台灣的稻田是越來越少了),英文名稱是The Island of 1000 Violins(千把提琴之島),以歷史人文的觀點看歐洲古典音樂在台灣的發展,非常發人省思。當中提到的幾個重要人物,除了音樂家之外,最特別的當然是提琴收藏家許文龍。他的奇美博物館裡收藏了超過一千把的名琴,是世界級的重要收藏據點。奇美與9個國家40家樂商有往來。許文龍先生自詡為提琴的「保有者」,照顧這些孩子,確保音樂家有好琴可以用。為提琴與音樂家結緣的奇美收藏也因此有了文化贊助的意義。其中也提到,許文龍的第一把Stradivari小提琴購自林昭亮。而讓許文龍愛上小提琴的舒曼夢幻曲,是他小時候聽到的電影配樂。感動的種子,數十年後生根發芽,讓他成為音樂家的贊助者。

古典音樂在台灣,除了音樂,也是西化的象徵。日本殖民把西化的概念帶入,二戰後台美關係的時空背景更讓西方化等同美國化,古典音樂的備受尊崇,多少也顯示出台灣民族自信不足跟崇洋媚外的毛病。國樂團的發展,在某個角度看來,就是這種民族自信不足又崇洋媚外的矛盾,所以用國樂器演奏西樂,或是將西樂器加入國樂演奏。但在這樣的過程裡,卻也激發出創意,和音樂上的融合。小提琴家慕特對台灣聽眾群之年輕感到驚異與讚嘆。我猜他是羨慕的,因為未來世代若不聆聽,古典音樂的消亡是遲早的事。但楊照這邊卻提出,這些因為同儕壓力或社會期待而進音樂廳的年輕觀眾,希望藉由這樣的經驗瞭解或是親近所謂更高、精緻的文化。但這樣的人畢竟是少數。而且,當他們踏入社會,結婚生子之後,他們可能就這樣走出音樂廳了。看到的反而是留不住聽眾的部分。像這樣的觀點對照很有意思。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視今晚播出的紀錄片。看完對超級細菌的理解好像沒有增加多少。(毆)

第一次聽到超級細菌這個名詞是2010年。當時食尚玩家的攝影師在印度拍外景受傷,因而感染超級細菌。不過攝影師回國後好像也沒什麼大礙,比起紀錄片中的大衛幸運許多——不但截肢,還接受高毒性的抗生素治療,「(吃藥時)彷彿可以感覺到抗生素正在啃噬內臟」。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到兩人終於離開幽暗密林,已經是中秋了。一片金紅中,兩人和精靈揮手說再見。

至於種種問題……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勒苟拉斯後來反省,只要父親沒翻桌(?)就一切太平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在他用情歌把吃烤肉生悶氣的金靂哄回來之後,赫然發現自己成為眾多精靈求婚的對象,而且男女都有。至於以前這些人都躲到哪裡去了?不外是因為「以前王子喜歡陶烈兒所以……」、「既然矮人都可以了那麼……」、「既然王子可以接受男人那我……」,還有,最重要的「反正現在只要對象不是矮人,瑟蘭督伊都不會有意見。」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只是想寫瑟蘭督伊跟勒苟拉斯。金靂是順便。(喂)

我看哈比人很驚訝的一點,是勒苟拉斯和瑟蘭督伊會吵架。我對精靈的印象就是不食人間煙火,即使在大戰中也可以每天都很美麗地走來走去,也沒有太激烈的情感,勒苟拉斯大致上符合這樣的形象。前往聖盔谷的途中,亞拉岡一度墜崖,大家都以為他死了。後來亞拉岡艱辛地爬回聖盔谷跟大家會合,金靂太高興了,一把抱住歷劫歸來的亞拉岡;勒苟拉斯也非常高興,但只是微笑著把亞玟的項鍊還給他。如果非常高興就只有這樣了,那張看來不太開心的臉也足以明白表示他對奇力的嫉妒。可是他為了陶烈兒跟瑟蘭督伊當面槓上還吵架。我也因此覺得他們的感情不好之中,其實也有親密的部分,不然不會有這麼直接的衝突。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