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加斯巴(Gaspard de la Nuit)

1842年,法國詩人Aloysius Bertrand出版了詩集《夜之加斯巴》(Gaspard de la nuit);1908年,拉威爾(Ravel)從詩中得到靈感,寫了同名鋼琴曲。這首曲子以高難度技巧聞名,一部份原因在於,拉威爾本來就打算把這首曲子寫得比巴拉基列夫(Balakirev)的《伊斯拉美:東方幻想曲》(Islamey:Oriental Fantasy)更難(註1)。作曲家競技,幸而沒有人手指骨折……不過,據說巴拉基列夫寫出連自己都彈不出來的段落,就這一點來說,拉威爾勝出。(此刻,我好想寫水果日報的超級比一比……)

先聽了Pogogelich1982演奏的版本做預習,順便讀了一些資料。雖然是做功課,不過詩很有趣,讀起來相當愉快。下文的詩,我譯自英譯(註2),僅作筆記,不保證正確。建議閱讀原文(註3)。

Gaspard de la nuit 加斯巴之夜
Trois poemes pour piano d'apres Aloysuis Bertrand 三首給鋼琴的詩,與Aloysuis Bertrand的詩同名

1. Ondine: Lent 水之精靈:慢板

…我想我聽到了一個在睡夢中迷惑我的隱約和聲,
在近處,同樣低喃著的歌曲,
被一個悲傷而溫柔的聲音打斷。( C. Brugnot,〈兩個精靈〉)

「聽!聽!是我,Ondine,水之精靈,
用水滴刷過你窗戶上被幽暗的月光所照亮的玻璃
在這裡,城堡的女主人穿著水做的絲質禮服
從陽台凝望著美麗的星夜及沈睡的美麗湖泊

「每個波浪都是水流裡游動的精靈,每道水流都是通往我宮殿的小徑
而我的宮殿是液態的結構,在湖底,在火、土跟空氣所形成的三角之中

「聽!聽!我的父親用綠色的赤楊木枝條鞭打著嘶喊的水流,我的姊妹用泡沫的手臂撫慰沁涼的島嶼,島上種了藥草、睡蓮、矢車菊;有人嘲笑衰老長鬚的柳樹用鬚線釣魚。」

他的歌低喃著,懇求我戴上他的戒指,成為水中精靈的夫婿,同遊他的宮殿,成為湖泊之王。當我回答我愛著凡人,他傷心又懷著恨意,流下淚水,又迸出狂笑,然後消失在一片水霧中——那片水濺上我的窗戶,洗白了玻璃上的塵垢。


印象派本來就擅長波光水影,三十二分音符的顫音跟圓滑奏所構築出的波光,朦朧柔美;主題在左手,唱出水之精靈的懇求。遭拒後激起的大片水花,則有著明亮燦爛的光彩。

法國的Ondine感覺有點像希臘的Water nymph和Siren的綜合體,善唱歌,會引誘凡人。不過我更喜歡德國版的Ondine,敢愛敢恨。


在德國版的故事裡,Ondine是容貌極美,青春不老的水之精靈。但是,像所有的精靈一樣,一旦愛上凡人,生下孩子,就會失去永生。 Ondine最後愛上了英俊的騎士羅倫斯,生下孩子,然後失去永生,開始衰老。羅倫斯對美麗漸褪的妻子失去興趣。一天下午,Ondine聽到馬廄裡傳來丈夫的鼾聲。他走進馬廄,看見丈夫枕在另一個女人臂上。憤怒的Ondine說道,「結婚的時候,你發誓在你醒著的每一口呼吸裡,你都對我忠誠,而我接受了你的誓言。就這樣吧。只要你還醒著,你就擁有你的呼吸,但萬一你入睡了,那口氣就會離開你,你就去死吧!」(註4)

嘖嘖,不愧是鐵血德意志。連德國的精靈,都特別剽悍,惹不起啊~~相較之下,Bertrand筆下的精靈最後只有揚波離去,沒什麼更大的報復,溫和多了。這首詩有奇幻的色彩也有童話的味道,我很喜歡。
 

2. Le Gibet: Tres lent 絞刑台:很慢的慢板

我眼中所見,在絞刑台周圍擾動的是什麼?(浮士德)

啊,我所聽到的,可是夜裡號泣的北風?或是絞架上吊死的犯人的嘆息?

是隱身在苔蘚和常春藤裡的蟋蟀在唱歌嗎?那些常春藤,他們出於同情、覆蓋了森林的地面。

是追逐的蒼蠅,在對喧嘩充耳不聞的耳朵旁吹響號角嗎?

是飛行中的聖甲蟲,從光禿禿的頭骨上,蒐集帶血的毛髮?

又或者,是蜘蛛,在絞死的脖子上用紗線繡出一個領結?

這是地平線下,城牆裡的鐘聲鳴響。絞刑犯的屍體被落日染紅。

充滿感官經驗的文字,透過景象、聲音、氣味的描述把人拉進場景;最後那句回答,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音樂從頭到尾都是持續、固定的八度音型,微弱起始,模擬出陰森詭異的氣氛。

3. Scarbo: Modere 史卡波:中速

他看了床底下、煙囪裡、櫥櫃——空無一人。他不懂他是從哪裡進來的、又是從哪裡逃出去的。(Hoffman,晚間故事)

喔!我多麼常在午夜聽到、看到史卡波啊!在午夜,月亮照耀天空,彷彿佈滿了金色蜜蜂的藍色旗幟上的銀盾。

我多麼常聽見他的笑聲在牆壁凹處響起,他的指甲刮著我的絲綢床帘!

我多麼常看見他降落在地板上,單腳旋轉,滾過房間,像是從巫婆的魔杖上滾落的紡錘!

我以為他消失了嗎?這個矮人在月亮和我中間長大,像是哥德教堂的鐘塔,金色的鈴鐺在他的尖帽上晃動!

但很快地他的身體變成藍色,透明得像蠟燭上的蠟,他的臉色蒼白,像蠟燭尖端的蠟——突然間,他熄滅了。

史卡波是半矮人、半鬼的怪物。連續的單音及快速的音型描繪出惡魔神出鬼沒跟令人不安的特質。最後就像詩句所描述的,飛竄之間倏忽消失。史卡波就是拉威爾故意寫得很難、好跟巴拉基列夫拼輸贏的段落,唔,拉威爾都存心刁難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音樂跟詩很一致,充滿哥德風的浪漫詭奇。Gaspard原意是惡魔,直譯應該是《夜之惡魔》。不過這首曲子向來被譯為《夜之加斯巴》,或《加斯巴之夜》,故從眾。

 

註1. 《夜之加斯巴》樂曲介紹  http://en.wikipedia.org/wiki/Gaspard_de_la_nuit

註2. 三首詩的英譯(By Nancy Bricard)http://www-rcf.usc.edu/~echew/projects/ChineseMusic/concert/gaspard.html

註3.《夜之加斯巴》詩集全文(法文)http://www.gutenberg.org/browse/authors/b#a7573

註4. 德國的Sleep of Ondine http://en.wikipedia.org/wiki/Ondine_(mytholog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tuseater 的頭像
lotuseater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版主您好,請問詩的中文是您自己翻譯的嗎?或有其他中譯來源可供參考?謝謝
  • 是我自己譯的。

    lotuseater 於 2012/09/04 23:16 回覆

  • 訪客
  • 謝謝您的回應,10/2在國家音樂廳有位鋼琴家會演奏這首曲子,看到詩的意境,更加令人期待。
  • 今年應該有很多印象派可以聽。音樂會總是令人期待~

    lotuseater 於 2012/09/06 21:51 回覆

  • nso
  • 【你不能不知道的《展覽會之畫》】
    據說現今大家耳熟能詳的穆梭斯基《展覽會之畫》,其實原本只是個默默無名的鋼琴作品,在經過管絃樂魔術師—拉威爾的巧手改編下,才成為聲名大噪的管絃樂曲。4/13「漫步展覽會」,來聽聽NSO國家交響樂團的經典管絃美聲~~
    http://www.wretch.cc/blog/nsoalbum/636346
  • 5/31,李斯特的浮士德也很吸引人哪!XD

    lotuseater 於 2013/03/29 21: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