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精選回顧:9/7-10/20

天堂小孩是很短的片子。在這短短的片子裡,以文字、畫面、音樂,呈現出三鶯部落小孩的生活片段。在雨天迎來新蓋好的房子,在大雨中嬉戲,看似無憂。怪手來了,拆了房子、嚇哭了小妹妹,其他人可是老神在在,連貓都一臉無所謂地窩在櫃子上看著。拆了就再建,房子才不是什麼存一輩子的錢才換來的堡壘,只是尺寸比較大的積木。也許常看著父親蓋房子,看著看著,小男孩們也拿起釘槌敲敲打打,有模有樣。而我,在這短短十六分鐘之間完全傻眼,那裡離台北不遠,橋上就是喧囂繁忙,怎麼橋下卻是第三世界?

回來之後上網看了一下。影片拍攝於1996-97年間。當年的小孩,現在應該也成年了吧。拆遷之後,三鶯部落的人被安置到隆恩國宅,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但直到今年三鶯部落都還在,並沒有因為強制拆遷而消失,顯然不是「沒有地方可住才住橋下」這麼單純而表面。這篇拆了,我還是要回來是相關的事件報導。從三鶯居民的角度出發,可以讓人有不同的思考。

黑暗視界則是意外光明的作品。一群視障小朋友愉快入鏡,也許因為長期聽錄音教材,說話也有著類似錄音教材的清晰口齒,也許因為看不見,在鏡頭前沒有羞澀,侃侃而談。對於沒有常人的視力,「幸運還是比不幸多」、「習慣了沒有眼睛,如果看得見了也許會不習慣」、「如果有了視力,也許不會在音樂/舞蹈發展」……,盲人顯得自信又樂觀,但也有無奈之處,成人一代有著想考中醫執照卻被拒絕的按摩師。說起制度的不合理,他憤慨也無奈。也有人並不想當按摩師,卻也以之為生活後盾。幸運的是,他找到了舞蹈,成為他的職志。小孩這一代普遍不想當按摩師,還不用面對生活壓力的他們,有的想上大學、有的想去美國唸書、有的想當配音員、有的想當音樂老師。習慣沒有眼睛的日子,他們充滿夢想,就跟普通小孩一樣。「是會有遺憾,但生活也因此變得燦爛」,其中一位盲人的感想,也許說出了所有盲人的心聲吧!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