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是真相的影子。」加賀恭一郎凝視著影子,尋找真相又一章。時間是加賀的父親臨終之時,在電視劇之前。相較於崇拜著舅舅,時時到醫院探望的修平,加賀異樣的淡漠讓人在意。父子之間真有解不開的心結?在此同時,事件發生在三代同堂的前原一家。兩代母子、父子、兄妹之間,也是團糾結的亂線。加賀仍然以洞悉一切的微笑,細心耐煩地調查;解決案件的同時,也解開一家人的心結。

red finger

開場的段落看得我坐立不安,很不舒服。坦白說我不喜歡這個故事,尤其不能忍受不問是非、一味寵溺兒子的母親。這種莫名其妙的Gordian knot,一刀斬斷就是,哪來慢慢解的必要……直巳殺了小女孩、之後又害怕地把責任全部推給父母,辯稱自己未成年,要父母負起責任——寵溺愛子「小直」的八重子竟然要求丈夫不要報警,不惜以死相脅。原本主張報警自首的父親前原昭夫因此軟化,藏屍滅跡。更不可原諒的是,思考之後,昭夫居然決定將過錯推給罹患了痴呆症的母親,企圖為兒子脫罪……。真是不必要的悲劇。

「有些事只有家人才知道。……就算難以理解,也要加以尊重。」當警察的父親為了體會妻子當年孤獨死去的心境,拒絕兒子探視,但接受了兒子遙遠的關心——藉著簡訊和護士的善意才能對奕的那盤將棋,是父子最後的對話。相較於住在一個屋簷下卻互相逃避的前原一家,互不見面的父子羈絆顯然更深。只是就比重上來說,恭一郎和父親之間的糾葛,無法成為對照,只能算是聊備一格吧。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