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在HBO頻道偶然看到的電影。查了一下發現是1993年的老片,描述因為太空船故障意外受困地球的尖頭夫婦,在等待救援期間努力融入美國社會的故事。力氣跟食量都很大的尖頭外星人,做事一板一眼,非常富有學習與奮鬥精神,生下女兒之後,短短十數年就順利地從「非法移民」晉級「中產階級」。在移民局官員窮追不捨之下,尖頭的行蹤終於暴露,而此時母星救援船也趕到,於是外星人家庭順利回歸母星雷姆拉。但是回鄉之後,發現家鄉並沒有樣樣好,反而懷念起地球生活,最後假借征服地球的名義,一家人搭上太空船「回家」。

電影結合了一些類型電影的常見橋段,卻因為「外星人」的加入創造出令人意外的笑點。最有趣的地方在於眾人對外星人的態度。從頭到尾沒有人大驚小怪,大家都沒當一回事地跟尖頭夫婦來往。我很喜歡這種輕鬆的日常感。一開始,尖頭夫婦受到移民計程車司機的幫助,得到工作,也因此引來移民局的關注。負責追查非法移民的官員窮追不捨,部屬委婉建議,既然對方是外星人,不是應該通知有關單位?上司卻說「如果他們只是拜訪地球也就算了,既然他們在這裡工作,就歸我管!」令人莞爾。面對女兒的追求者朗尼(←純種地球人),貝爾達是很典型的過度保護型父親,會大叫「離我女兒遠一點!」不過因為他是外星人,所以威脅的手法是徒手掀開對方的車頂,說:「要不是我害怕被人類的執法者監禁,我一定會對你的鈍頭頭骨施加足夠的壓力,讓它碎裂,來終結你的生命功能!」真是非常有威嚇效果。不過朗尼的粗線條真不是蓋的,不但繼續追求,最後還跟外星人一起參加舞會(就是那種高中畢業舞會的橋段,「你今天好美」、「伯父,我一定會準時送他回來」等等)……。就是這種粗線條的地方讓人欲罷不能啊!XDD

coneheads.jpg
尖頭一家,頭型好像金煌芒果XD。尖頭族稱呼地球人為「鈍頭族」。

雖然電影充滿搞笑跟嘲謔,貝爾達對妻子愛的誓言很真摯感人:

If, for some reason your life functions ceased, my most precious one, I would collapse, I would draw the shades and I would live in the dark. I would never get out of my slar phase or clean myself. My fluids would coagulate, my cone would shrivel, and I would die, miserable and lonely. The stench would be great.

假如,你的生命機能因為某種因素停止了,我最珍愛的人,我會崩潰,我會躲進陰影裡,在黑暗中生活。我會沈眠下去,再也不會清潔我的身體。我的體液會凝結,我的尖頭會萎縮,我會悲慘孤單地死去。到時會很臭的。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