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半,跟拍節目的中場休息。在路邊買了熱狗墊肚子的虎徹,瞥見坐在餐廳裡喝茶的巴納比。

「那傢伙,還真是有錢人哪……」

毫無形象地往路邊一坐,大口咬下熱狗。啊~討厭的蕃茄醬。要是有美乃滋就好了。

記不得什麼時候喜歡上美乃滋。母親其實還蠻常做料理的,美乃滋並不是家常菜當中的味道。跟妻子在一起的時候,也吃著普通的家常料理。他的胃是一直以來都很受嬌寵的。直到,妻子去世。

為了保護女兒,他把女兒交給母親照顧,開始了獨居生活。不管煮什麼都只會丟到水裡,他漸漸愛上了這種加上去就會給食物添加味道的醬料。甜甜的味道可以讓他的心情平靜些。便宜的美乃滋不知何時起成了他的慰藉食物。安東尼奧有一次看到他往薯條上加美乃滋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簡直像看到馬路上出現復活島石像。

「虎徹,快過來!我們要補拍一個鏡頭~~」Hero TV製作阿涅絲遠遠看到他,吆喝著。

明明不開口就是個美人。拉拉帽沿,他滿心不情願的起身。不開口就是個美人的其之二不知何時已經在跟攝影師微笑閒聊。裝模作樣的傢伙。英雄專心救人就好了,為什麼還要配合這些狗屁公關宣傳……

在這個時代,超能英雄已經被傳媒收編,成為娛樂的一環。被稱為「狂野猛虎」的鏑木虎徹,卻完全是舊時代的產物。為了救人,毫無顧忌的使用力量,也不懂得在鏡頭前展現自己。瀕臨失業邊緣的他被新公司跟巴納比‧布魯克斯二世組成搭檔——「這可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你還要養家吧?」看準他不能拒絕——

巴納比跟他完全相反,深諳媒體守則,如魚得水。鏡頭前是萬人迷,私底下……

真想哪一天拍下來放到網路上播放。啊不行,會違約的……

「虎徹,你走快一點!我們沒有一天的時間等你!」

「知道了啦!」塞下最後一口熱狗,過時英雄大步走向兇巴巴製作。

「等一下往前走二十公尺,再轉過身來,仰頭看向那棟大樓,要露出狩獵般充滿警覺的表情喔!……」攝影師仔細指示。

煩~又不是在拍MV。打了個呵欠,虎徹懶洋洋地走向指定位置。

「虎徹你再給我打呵欠!眼淚給我擦掉!難看死了!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螢幕形象啊!雖然是陪襯的布景你也給我敬業一點!」

最後那句就免了吧!好傷人哪!身邊的搭檔偏偏又火上添油:「我想要一次OK,早點結束,你可別扯我後腿。」

「反正他們想拍的是你,我的部分就隨便吧!」

沈默兩秒,巴納比的聲音冷了好幾度。「……乾脆叫他們在你臉上打馬賽克?」

「知道了,我努力就是了嘛!」

定點轉身,虎徹努力地遵照攝影師的指示做出表情。

「卡!卡!」第四次喊卡,製作終於發飆:「警覺的表情!不是緊張兮兮!你幹嘛?你幹嘛?臉抽筋啊!!誰叫你扮鬼臉?卡~~」

「啊~我怎麼知道什麼是警覺的表情啊?我又看不到自己的臉!……咦?」

腕帶上綠光閃動。有任務。「三號公路有飛機緊急迫降,隨時有爆炸危險。請儘速前往救援。」

「對了,就是這個表情,很好!注意臉的角度,抬頭看那棟大樓!喂!你要跑去哪裡~~~」

前一刻還懶洋洋的大叔已經跑得不見蹤影。搭檔之中年輕卻老成的巴納比微微行禮,露出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有任務。」


……真是絲毫不知變通的大叔啊!迅速追向同伴,想到攝影師剛剛的話語,巴納比不由得有些感慨。一定要遇到危急的狀況,才會有警覺的表情是嗎?……想起虎徹拍攝時擠眉弄眼的怪樣,他不自覺地彎起嘴角。

「……怎麼樣?逃生門卡住了?」發動超能力,虎徹和先一步趕到的野牛合力拉開艙門,往旁邊一扔,砸上了兩台汽車,裡面傳來驚叫。

「小心點啊!笨蛋!別擴大災難行不行?」慢一步趕到的巴納比,引導慘遭池魚之殃的汽車乘客離開現場。

「我怎麼知道裡面還有人啊!車頂凹下去而已,又沒砸到人,沒關係啦!」一邊引導機艙內乘客逃離,虎徹不忘回嘴。

同伴紛紛趕到現場。封鎖公路兩端、撲滅火勢、疏散乘客,雖然有一些傷者,但幸好沒有人死亡。一切順利,事情應該很快就可以落幕。

「喂!裡面還有人嗎?」

「機長剛剛已經出來了,回報所有乘客都離開了。」

「好!我們也撤退吧。」

「……等一下!封鎖線那邊呼叫。……乘客說貨艙裡有動物,拜託我們一併救出來。」

「那好吧!貨艙的位置……」

「你該不會想要破壞機體吧!」

「反正本來就是差點爆炸的飛機,現在也還有爆炸的風險,不算破壞啦。嘿咻!」

「你這個破壞狂大叔。」嘴上雖然抱怨,心裡也覺得無所謂的巴納比幫著把貨艙裡的動物從瀕臨解體的飛機中抬出來。

「應該就是這些了吧!今天搭飛機的還真不少啊!」虎徹滿眼驚奇地看著兩匹馬、三隻狗、一隻貓跟兩隻兔子。大的驚慌失措,小的奄奄一息。「得趕快送醫才行……嘿!兔子,有你的同類哩!」

「少無聊了!快把他們送出去吧!」

「是~~」拖長了尾音,籠子裡的動物一一被送往封鎖線。一起意外終告落幕。


「啊啊~現在怎麼辦?我們還要回去拍那個什麼鬼嗎?」看著五步外的蔚藍玫瑰擺出Ending pose,虎徹發出分不清是哀嘆還是抱怨的疑問。

「不管他。等他們聯絡再說吧!」

「咦!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不然你自己回去重拍。反正被喊卡又不是因為我。」

「別這麼說嘛!我們是搭檔耶!」瞇了眼睛扭來扭去。

心情大好。主角都不拍了配角當然更不用去。今天收工啦~~~

「不要說那種噁心的話!離我遠一點!」

「……一起吃晚飯?」

「拍攝就算了,我可不想下了班還要看到你!」巴納比大步走開。

「小氣小氣好小氣的兔子……」在嘴巴裡小聲嘟噥。本來想跟著有錢人吃一頓好的……還是去找安東尼奧請客好了,比較有希望。安東尼奧,你的賠償金配額還沒透支吧?今晚請我吃飯。唔,有點欠揍的台詞。省略上半句好了……

夕陽餘暉照在公路上。分解破碎的機體有一大半冰凍著,輝映出晶瑩剔透的光彩。警察跟消防隊已經到達,確認最後的善後工作。惦記著免費晚餐的虎徹,最後還是留下來當義工,幫助清理現場,而且,沒有超能力可以用。這一切都是因為,幫助市民是英雄最重要的使命啊!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