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中心裡,幾個英雄聚在一起閒聊著。

「後來你們那天的拍攝怎麼樣?那個最受歡迎的英雄特輯,『巴納比和他的搭檔‧Just Another Ordinary Day』?」

「不知道啊!」連名字都沒被提到、直接被視為附屬(贈品?)的巴納比搭檔,搔了搔頭。

「你不是說拍到一半就因為任務中斷了?」

「是啊。後來也沒收到什麼補拍攝的通知,所以大概是拍完了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怎麼會不清楚?不是今天會播出嗎?」空天很驚訝。「你們還是搭檔吧?」

「是啊!」

「該不會你的鏡頭全被剪光了,所以也不用補拍什麼了吧?」蔚藍玫瑰一針見血地道。

「呃……」想起那天製作怒氣沖沖喊卡的樣子,虎徹乾笑。「也不是沒有可能啦!」

「現在應該是播出中吧?」蔚藍玫瑰側了頭,看向時鐘。

火焰紋章拿起遙控器:「乾脆一起來看看吧!」

「不用看了啦!……」虎徹想要拍掉遙控器,卻撲了個空。

「為了他,辦公室也布置得太漂亮了吧!咦?這是……原來他家這麼大啊!」

「唔,我是不是也該開始晨跑了呢?」

「你們不要邊看邊讚嘆好不好!」

「下午茶耶~這根本是王子的化身嘛!大叔,你徹底被比下去了。」

「喂!」

「奇怪,難得你沒有跟食物在一起。喝茶這時候你在哪裡啊?」

……在路邊啃熱狗。虎徹在心中無聲地回答,有點不是滋味地撇開視線。

「這不是電視台大樓嗎?」

「一定要有的,這是置入性行銷啊!」

「喔!這個鏡頭……,討厭啦,這麼帥氣的表情!平常就只給人家看這種臉!」火焰紋章冷不防地捏住虎徹的臉頰用力扭。

「唔嗯,飯該偶……」(註:放開我)

電視機的旁白仍然繼續:「……突然傳來任務的呼叫!拯救危難也是英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好不容易脫離了火焰紋章的魔掌,虎徹揉揉臉頰。「什麼時候拍的?我怎麼不記得……?」

雖然場景很熟悉,可是跟預定的拍攝角度不同。而且製作明明在那裡喊了好幾個卡啊!

「哎呀,結果好一切都好,這樣也算有達到宣傳目的啦!」

「下次他們要拍我耶!」大受歡迎的空天露出陽光笑臉。「我該穿什麼衣服比較好?」

「穿泳褲效果也許不錯喔!」

「燕尾服啦燕尾服!」

「乾脆穿女裝怎麼樣?一定有爆點。」

「你別聽他的,會跟他一樣不受歡迎喔!」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喂!」

一群笨蛋。稍稍離了人群,不遠不近地坐在一旁的巴納比,聽著英雄們幼稚地喧鬧。

迫降事件的隔天,他聯繫了製作單位,說想看看毛片。然後說服了製作跟攝影師,重拍自己的部分,再把虎徹沒問題的鏡頭一一剪接進來。其實也沒花多少力氣就說服成功。畢竟這麼做比兩個人一起重拍省事得多,大家都輕鬆。

看著最後的成果,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承認,那個散漫沒大腦的中年大叔,露出警戒的表情時,是有點帥氣。

不過,他絕對不會告訴他的。

「謝啦!」不知何時離開了人群的虎徹,來到了巴納比身邊。

「謝什麼?」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個……」指指螢幕的方向,「應該是你幫的忙吧?」

就只有直覺很準。巴納比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上的飲料。「跟我無關。」

「是嗎?」有點懷疑地看著表情絲毫不動的美青年。喃喃自語:「撲克臉真討厭!」

「不用你管!」撲克臉一下子猙獰了起來。

就這樣,老虎跟兔子的友情,又增進了一點點……吧?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