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在這裡動手嗎?」虎徹挪了挪身體。

這裡是金融大樓一樓的咖啡廳。尾隨目標進入咖啡廳的巴納比,看到了虎徹。

交換了視線,巴納比舉手打了招呼,自自然然地在虎徹的對面坐了下來。巴納比跟蹤的男人則在十點鐘方向坐下來,要了一杯咖啡,時不時地看著手機。巴納比小聲地交代始末,覺得已經聽夠了的虎徹只想動手。

「你瘋了嗎?這裡這麼多人。」巴納比也低聲回答。

「所以才更要先下手為強啊!一口氣制服他就可以了吧?」

「等一下……」一個沒拉住,虎徹的身體微微發光,已經飛掠到男人身邊,一手搭上他的肩。

下一秒,虎徹卻又彈回,一拳揮向巴納比。

「就叫你等一下的……真是會找麻煩!」巴納比發動能力,雖然避過要害卻還是挨了一拳。眼角餘光看著男子趁亂離開餐廳,巴納比躲到桌子後面,一邊按下呼叫鈕。

「被目標發現了。他向我的東南方去了,請追蹤座標。」

早在虎徹攻擊的時候,咖啡廳裡就亂成一團,人都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躲在角落的一對男女,其中一人坐在輪椅上。不想傷及無辜,巴納比將虎徹引到大樓外面。

「阿涅絲,犯人擁有操控或催眠的能力。」一邊閃躲虎徹的攻擊,巴納比一邊說道。「目前還不清楚他是以什麼方式發動,請大家小心,盡量離他遠一點。我現在……」

「喝啊!」一個旋踢迎向他的臉,巴納比向後退開,但虎徹跟著近前。

「可惡!大叔,看清楚我是誰啊!」巴納比一記勾拳打向虎徹的腹部,虎徹略微伏低,雙臂一架,守中帶攻地推擠,幾乎折斷他的前臂。

同樣擁有「百倍力量」,也曾在模擬訓練中對戰,巴納比對於自己可以制服虎徹一事,向來有著自信。想不到這一戰卻接連吃了幾個虧。

『沒有真的遇到事情,很難認真起來啊!』大叔在模擬訓練時的抱怨驀地掠過腦海。

當時只覺得他偷懶推託……

「可惡!」巴納比忍不住罵出口。

被激起戰意的巴納比,不知不覺使出了全力。本來以為自己的戰技跟體力都佔上風;但大叔從實戰中磨練出來的敏捷應變,異常難纏。

一邊閃躲連續拳擊,一邊露出空隙誘敵。虎徹果然追擊過來。

有機會。只要能在這裡推開他的右拳,破壞他的平衡之後,再一拳打昏他……

只是,這一推居然把虎徹的身體推飛,巴納比也吃了一驚。他呆呆看著虎徹的身體旋轉了半個圈之後,狠狠撞上建築物的牆面,再滑落到地上。

「怎麼……啊!!!」

打得太投入,他竟忘記,五分鐘其實很快就會過去。而、虎徹比他早了一點點發動能力。

看著昏倒在地的虎徹,他真的覺得,今天的運氣糟透了。


「痛死了……為什麼我會受傷啊!」在醫院醒來的虎徹,連抱怨都有氣沒力。

十七八處擦挫傷,三處骨折。繃帶紗布裹了全身,加上右臂的石膏,看起來非常嚇人。

「骨頭剛剛固定,你還是不要用力比較好。」巴納比輕輕按住了虎徹。「你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什麼?」

「唔……」虎徹瞪著天花板。「就走到那個傢伙旁邊,然後跟他對看了一眼……之後……就在這裡了。……好恐怖,那傢伙是蛇髮女嗎?」

視線嗎?沒有理會虎徹的感想,巴納比迅速地聯絡總部。不過好像晚了一點,嫌犯在押解途中順利脫逃,目前由英雄們再次追捕中。

「你不去嗎?」

「不用了。反正他很快又會被逮到。」雖然是個棘手的Next,只要遠遠打倒就不會受影響。再不然,找個東西擋住他的眼睛也就是了。他自己現在就蠻想拿個垃圾袋罩住他毒打一頓……

這一天,兔子認識到,大叔其實是很有實力的,只是不會在正確的時機爆發。想想果然是他的風格:鏡頭沒帶到他的時候,他反而表現得比較好。這種的,該說他運氣太差,還是天生的不得要領?

正想著,躺在床上的虎徹又問了。「你還在嗎,兔子?」

「是巴納比。」

「我到底是怎麼受傷的?」

「……」

「你怎麼不講話?」

「我會負起責任的。」

「啥?」

「不管是醫藥費還是看護費,我都會負責的。」

「……咦?!難道是你……哎喲……」牽動傷口,虎徹慘叫一聲。

「對不起,因為你當時攻擊我,我不得不反擊。」

「就算是這樣,你下手有必要這麼狠嗎?就不能忍耐個五分鐘啊!」

深吸一口氣。「對不起。」

「居然這麼老實地道歉,你真的是兔子嗎?還是你也被催眠了?」

「傷患就要有傷患的樣子,給我安安靜靜地休養!」兔子氣了。

「……明明倒楣的是我,為什麼還要被吼?」中年男子的嘮叨碎念,是沒完沒了的。

咬牙切齒。「大,叔——」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