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場隨談。

原本以為會是重點的故宮文物其實只是給了個舞台,故事漸漸轉為基度山恩仇記。容愷之在老奸巨滑之前是熱血青年唐銳,和李香君是佳偶天成,結果受到嫉恨,被趙顧珩的爺爺趙毓錚設了個竊寶案的局,借刀殺人。原本看似沒有關聯的蘇家人,也在當年的案件中軋了個小角色,至此(#16)所有的接點都連上了。霧峰我也去過幾次,從來都不知道那裡有故宮北溝廢址。楊磊一句「它已經完成階段性的任務了,現在自己本身也變成了歷史。」分不清說景還是說人,令人低迴。

本來以為趙顧珩跟蘇海兒是主角,不過薑是老的辣,沒幾集長輩們已經自動搶戲搶到變主角了。「年紀大了,往事卻並不如煙。」現在回想起來,容愷之這句話才是整部劇的核心所在。對這些人來說,過去並沒有過去,也始終沒有放下。七情六欲原本是修行所避忌,但在容、楊、李三人身上我卻看到了正是七情六欲讓人永保年輕。香君恢復記憶,想起唐銳之時,掩面哭泣的狂亂,分明是少女姿態。一行人為了找香君出發前往台中,重遊舊地的時候,楊磊雖然腳步有些跚邁,卻眼睛發亮,清澈宛若少年。容愷之雖經歷巨變,性格變了許多,但面對香君的時候,總還是少年般仰慕的眼神。這三個因為案件跟戰亂而走上人生分歧的少年男女,當年剛萌芽就遭到冷凍的情感在五十年後忽然甦醒綻放,想要鮮豔卻難掩蒼白,無盡的美麗之中也有無盡的遺憾。其複雜只有時間才能醞釀發酵,其糾結也只有時間能夠沈澱,這種深度是年輕一輩無論如何達不到的。宛若歷史文物,這些人靜靜度過時空,劃出軌跡。但即使心如仍舊,形體還是會敗壞,不能像劃花長頸瓶一樣美麗永存。人之有限,物之無限,始終在故事中幽幽唱和。

依稀記得楊磊說,遺忘是為了療傷,但有些傷痛,再痛也捨不得遺棄。也許在記住的剎那,永恆就開始了。

P.S. 雖然常常看到很感動,我還是要吐嘈一下。大家都70多歲了,香君看起來也太年輕了吧……。這次,顧珩的爺爺趙毓錚首次出場,在電話裡教訓孫子。回憶中的趙毓錚比起香君年長許多,當上爺爺的趙毓錚反倒有越活越年輕的趨勢……。

P.P.S. 算起輩份來,星怡是女兒,顧珩是孫子,顧珩要叫星怡「姑姑」耶!……幸好趙顧珩喜歡的反正也不是容星怡,不然瑰寶1949就要變成故宮版基度山恩仇記之神雕俠侶了……(←這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有共鳴
  • 你寫得真好, 這是我認為目前最有水準及質感的台劇, 比起那些個嘔像劇, 真的差很大
  • 一起支持公視吧!
    其實偶像劇也有一些進步(思)。希望台劇越來越好。

    lotuseater 於 2011/07/23 20:00 回覆

  • 訪客
  • 太搞笑了吧~最後那句
  • 會嗎?我寫的時候很認真……

    lotuseater 於 2012/09/09 22: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