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職業殺手,不免想到盧貝松的經典Leon:The Professional(到底是什麼追殺令還是追緝令來著?哎喲。)。不管去到哪裡,殺手Leon總不忘攜帶他的綠色盆栽。嚴以律己、生活規律到近乎無趣,直到一起命案後陰錯陽差地收養了一個女孩,人生因此有了變化。

殺手凱勒的完全就屬於這一類型的職業殺手:在這一行小有名氣,其實靠的不是先進武器、不是武功蓋世、而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絕不接暗殺名人的委託,免得沒機會花掉酬勞;在案件中訂了三家汽車旅館、卻沒有在任何一家登記入住;明明有電腦,卻跟經紀人桃兒約好絕不互寄電子郵件;手機絕對用假名買拋棄式、如果要搭機絕不帶槍……。近乎偏執地隱匿自己的氣息,凱勒撐到了「幹完這一票就退休」的時節。但最後一票就是會出錯,被莫非定律襲擊的凱勒,發現自己成了委託人的替罪羔羊,成為暗殺州長的頭號嫌疑犯。這下可好,攜帶槍枝、偽造身份的他,如何說服警察自己迢迢千里趕來,其實是要殺掉某個路人甲、而不是眾所矚目的州長?雖然無罪、絕不無辜的殺手,帶著買了珍版郵票之後身上僅存的幾十元現金,如何成功逃亡,甚至,好好報復那位匿名的委託人?

喜歡集郵的設定讓凱勒變得大有人味。如果沒有桃兒、沒有集郵這點執著,那麼凱勒真是殺人機器了。小小紙片上呈現的世界寧靜祥和,也許對殺手有安撫的作用吧?或是,安撫殺手的,其實是可以把情感寄託在小東西之上的安全感?畢竟郵票安靜無聲,不會出賣他,集郵的嗜好甚至還能做為殺手的保護色。集郵又是非常孤獨的嗜好,不需要跟別人有往來。集郵任何時間都可以進行,很適合殺手不固定的時程表。郵票是死的,不需要太多照顧,所以在某些層面來說,比植物跟動物理想。書中對於凱勒逃回紐約公寓時,盤算著如何帶走十大本集郵冊的描述,真是神來之筆。

雖是小說,殺手打帶跑卻非常像電影。閱讀時總覺前半部是公路電影、後半部是好萊塢電影。公路電影的部分非常吸引人,平實詳盡的描述令人彷彿跟著凱勒壓低身形,靠著得來速漢堡跟租來的Sentra逃亡。凱勒的思路跟行動合理而細密,展現出專業殺手的風格:雖然不以殺戮為樂,但是有人擋著逃亡路卻也剷除不疑,讀來雖不以為然,卻深深信服。

然後,某一天,凱勒從強暴犯手底下救了茱莉亞,殺手的逃亡路告一段落,開始了好萊塢浪漫愛情喜劇。這一段就沒那麼令人驚喜,而且從前半到後半感覺有些跳躍。不過最後的高爾夫球場伏擊我還蠻喜歡的,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勞倫斯.卜洛克,2008,《殺手打帶跑》,尤傳莉譯,2010,台北臉譜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