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mz -地球温暖化-
曲目
《版畫》Estampes
兩首《阿拉貝斯克》Arabesques
《映象》第二冊 Images Book II
《快樂島》L'Isle Joyeuse
(中場)
《前奏曲》第一冊 Preludes Book I
(安可
《比賽曲片段》Morceau de Concours
《兒童世界》:黑娃娃的步態舞 Children's Corner: Golliwog's Cakewalk
《給鋼琴的》:前奏曲 Pour le Piano: Prelude)

狀況很多的音樂會。首先沒有冷氣——在密閉空間裡沒有開冷氣不只不舒服,還令人不安。空調噪音的確是問題,但也不是這麼解決的吧……雖然開場前跟中場休息時間冷氣都開著,但關閉後不到十分鐘,場地就開始悶熱。今天下午豔陽高照,室內溫度當然也不會涼快到哪裡去。觀眾聽得汗流浹背,穿著黑西裝的鋼琴家(我好同情他)在曲間也是掏手帕頻頻拭汗——台中市區就這麼一個中山堂,就不能想想辦法?

其次是調音。下半場第一曲的音色驟然豐潤起來,令我又是驚喜又是錯愕:原來中場休息時間快結束時聽到的那個叮叮叮是調音?調音這種事,不是應該在音樂會開始前就跟鋼琴家溝通好然後做完的嗎??害我誤會鄧泰山了,上半場聽著聽著還有些失望,搞了半天是調音的錯?不可原諒~~

音樂會。第一曲《塔》甚至讓我覺得草率,《格拉納達的黃昏》西班牙舞的節奏太綿軟,《雨中庭院》也只能算差強人意。有幾處踏板雖然讓我驚豔,但總體來說這《版畫》有些斑駁。《印象》跟《快樂島》有比較好,但聲音也是偏乾,像畫布上推不開的顏料。調音後的下半場就真的是在聽印象派音樂了,聲音閃出色澤跟光彩,有柔焦有景深。鄧泰山的德布西收多於放,意態閒適。

鋼琴只是調個音就差這麼多,真令我意想不到。雖然以前就讀過巴洛克調音狂顧爾德的故事,但總是半信半疑。如果說有巴洛克專屬的調音,那麼有印象派專屬的調音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只是這樣的話,同一場音樂會曲目如果跨派別,調音師怎麼辦?取中間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