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mz -絶滅動物-
演出: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曲目:
馬勒—陳樹熙:我愛你有多深(指揮:陳樹熙;女中音:陳珮琪)
陳樹熙:古琴協奏曲「瑯琊行」(指揮:陳樹熙;古琴:趙曉霞)
第一樂章:平沙落雁釋繹縯
第二樂章:瑯琊行
(中場)
馬勒:升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指揮:Jose Luis Gomez)
第一樂章:送葬進行曲
第二樂章:風暴般進行
第三樂章:詼諧曲
第四樂章:稍慢板
第五樂章:輪旋曲

據說馬勒曾在第五交響曲第四樂章的旋律上為其妻艾瑪寫了歌詞,「我愛你。你如同我的太陽,我無法以言語表達,我只能向你傾訴我的思念與愛意。」這也是第一曲的由來。第五交響曲寫在兩人新婚燕爾時。陳樹熙先生在開場前講了一下馬勒跟艾瑪的婚姻生活。艾瑪是當代美女,很有主見,馬勒只是他其中一任丈夫,兩人育有兩女,長女夭折。婚姻當中,艾瑪還曾外遇。至於艾瑪的情史,儼然是歐洲近代藝術文化史,歷任情人都在藝文界佔了一席之地。艾瑪的外遇對馬勒打擊很大,但他仍努力挽回。總之,倆人之間正如陳樹熙先生所言,「很八卦。」幸好當年沒有狗仔隊。

瑯琊行出自歐陽修的醉翁亭記。「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所以是旅遊時寫出來的音樂?難得現場聽古琴, 我當然非常期待。趙曉霞一席中國風的藍色長禮服,人跟琴一樣吸引人注目。瑯琊行以弦樂伴奏古琴,相互唱和。不過古琴的聲音真的很小。儘管有麥克風幫忙,弦樂大部分的時候也盡力收斂,但有些段落裡,古琴的聲音還是被吃掉了。留白是中國美學當中很重要的部份,弦樂部把空白填得太滿了,少了點餘韻,有些可惜。

雖然不懂為什麼,古琴跟交響曲的曲目搭配還蠻有趣的。

下半場令人驚豔。一開始的號角聲就已吸引注意。是說馬勒也真是夠猛的,一般人會把送葬進行曲放在第一樂章嗎?……。果然是一直思索死亡課題的音樂家。樂團整體演出情感外放,充滿戲劇性,第四樂章則有著娓娓道來的悠揚。第二樂章「風暴般進行」,所以指揮棒就掉了,幸好提琴手很快地把指揮棒救回來。國台交跟馬勒好搭啊!應該常常演奏馬勒的作品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tuseater 的頭像
lotuseater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