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的最後,埋了二十集的伏筆堂堂登場。艾琳之死有了意外的轉折。編劇非常乾脆地讓福爾摩斯一生的勁敵和福爾摩斯唯一在意過的女性合而為一,創造出艾琳‧莫瑞亞堤(by Natalie Dormer)。對於編劇居然選擇了莫瑞亞堤當福爾摩斯的戀愛對象,而沒有選擇華生,我有一點失望。原著的艾琳從來就不是壞人,不知道為什麼在最近的版本中一次比一次更邪惡。但這樣的安排非常大膽又意外有說服力。如果華生可以是女性,那莫瑞亞堤又為什麼一定要是男人呢?莫瑞亞堤對福爾摩斯的執著,也因為戀愛因素,有了不同的詮釋。福爾摩斯對艾琳的糾結情緒,讓他的偵探功能變得不穩定,連葛瑞森隊長(by Aidan Quinn)都大為驚愕,居然有人可以讓福爾摩斯離開辦案現場。說起來葛瑞森隊長是這部戲裡我最喜歡的角色。跟原著比起來,這個版本的葛瑞森多了知性跟包容,是福爾摩斯真心尊敬而且全心信任的人。相較之下,老是被福爾摩斯牽著鼻子跑的貝爾就太菜了。

elementary3
陷入戀愛的福爾摩斯與莫瑞亞堤雙雙變笨,是局外人都看出來的事實。華生說,讓他贏吧!莫瑞亞堤的殺手說,殺了福爾摩斯吧!不過就結局看來,反而是莫瑞亞堤陷得比較深?只是莫瑞亞堤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操縱匯率,犯罪之王的野心在現代紐約也金融化了。

就推理來說,Elementary偏好的是案外案。主案的部分通常都跟著公式走,於是就在案外案的部分創造驚奇。像是連續綁架兒童的犯罪事件中(#3),斯德哥爾摩情結是預料中的,少年反控綁架犯也是猜得到的(某集的007也用過),但最後在毫無漏洞的法律文件當中找到讓少年伏法的點,靠的不是推理,而是組織能力。電腦網路公司的爆炸案(#8),表面上平平無奇,真正的犯人卻要追溯到幾年之前曾經落腳在這個辦公室的另一家公司。殺人狂M現身紐約(#12),但帶出的是艾琳之死跟福爾摩斯的崩潰。(附帶一提,這位M先生莫蘭,是原著中莫瑞亞堤的左右手。RDJ 電影版的福爾摩斯中,莫蘭有比較吃重的演出。)大致上來說,第一季的主案都很平順,比較讓人眼睛一亮的,都是案外案的部分。到後來,口味越來越重,漸漸往奇案的方向發展,較有可觀處。像以遺傳學知識「製造」疾病(#17)、黑吃黑的勒索案件(#20),在鋪排上都很用心。

福爾摩斯提前開始養蜂事業,也是設定上一個有趣的改變。原著裡,養蜂是福爾摩斯退休後才開始的嗜好。看著富豪掏出罕見蜜蜂來說服福爾摩斯接案,真的還蠻好笑。最後那個「我用你的名字來為蜜蜂命名」,跟「我用你的名字為星星命名」是一樣的意思。只是蜜蜂感覺起來就是無關浪漫。這也讓我想起,在另一個戲劇時空裡,另一個怪人湯川學竭盡心力耍浪漫、把鍺送給內海薰時,得到的只有薰小姐皺起眉頭,一臉囧樣。相較之下,華生對於福爾摩斯的怪浪漫卻能理解,還欣然接受,福爾摩斯真是太幸運啊!


,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