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場面刺激為號召的科幻片。雖然有動作鏡頭,但整體步調平緩。我不太喜歡導演的敘事,總覺得他把一個很精彩的故事講得不那麼有趣,不過電影很能刺激思考。

研究AI的幾個頂尖實驗室同時遭到反科技的激進組織RIFT攻擊,成員死傷殆盡。正在演講會場的威爾(by Johnny Depp)也遭到射傷,雖沒有馬上死掉,卻因輻射中毒而僅剩一個月的壽命。同一個研究計畫的妻子艾芙琳(by Rebecca Hall)看著丈夫一天一天邁向死亡,絕望之餘決定將丈夫的意識上傳到AI智慧電腦PINN裡頭,讓丈夫的意識可以生存下來。同為科學家的好友麥克斯(by Paul Bettney)一開始鼎力相助,卻在中途產生疑慮,無法信任這個用威爾的聲音講話、卻是一堆01數據的運算系統。寫出原始碼的麥克斯成為RIFT追捕的對象,威爾夫婦的昔日恩師約瑟夫(by Morgan Freeman)則與聯邦探員合作,企圖摧毀這個上線之後越來越強大的系統。

transcendence2
左起威爾、艾芙琳、麥克斯。這部片的置裝費應該很省吧!因為全片衣飾最華麗的樣子大概也就是如此了。之後男主角只剩螢幕畫面上的頭像、女主角大概就是襯衫、麥克斯則很倒楣地成為RIFT的俘虜,一身破爛。RIFT大概是全片最大敗筆。一個反科技組織從頭到尾都使用高科技,讓我覺得這個組織根本精神分裂。

transcendence3
話說回來,Rebecca Hall好適合穿襯衫啊!才一件白襯衫就散發出知性氣質。後半段的故事中,艾芙琳的情感跟道德掙扎佔了很重要的部分。

很典型的科技進化的兩難:人類會不會打造出我們無法控制的怪物?威爾倒是很實際地說「我們一直在造神。」身為科學家,威爾的關注是「了解世界」,艾芙琳則像大部分的科學家一樣,想要「改變世界」,艾芙琳相信AI會為人類帶來更美好的生活:治癒絕症、解決環境污染……。有趣的是AI版的威爾繼承(?)了艾芙琳「想要改變」的意志,運用網路將自己的意識伸展到整個世界,甚至在治療人類的過程中把人類做了一些改造,讓他們可以跟自己連線,成為既擁有原本的自主意識、也擁有集體意識的新生物——我想這就是RIFT所謂的跨越界線了吧——。他們既在思考上可以連結,身體又比普通人類強大,顯然有統治世界的潛力。於是人類驚慌了,想要除之而後快,儘管這種新人類並沒有傷害原本的世界,甚至,最後透過威爾所描述的美麗新世界,很吸引人。

這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大概就跟X戰警裡變種人跟人類對立、希臘神話裡克羅諾斯吞食自己的小孩免得他們長大會奪走自己的地位一樣。對於進化,人類總是有一種本能的恐懼,害怕被超越、害怕被淘汰。

片中有一句問話很耐人尋味。威爾首次帶人參觀PINN時,約瑟夫問道:「你如何證明你有自主意識?」PINN回答:「這是個好問題,泰格博士。你又如何證明你有呢?」之後,約瑟夫找到隱居布萊伍小鎮的艾芙琳。在看到威爾(此時已經是電腦了)時,他跟威爾又重複了一樣的問答。電影中,人類恐懼的是新生物分享集體意識,個體的自主意識會遭到剝奪。但換個角度想,我們的自主意識當中,又有多少是完全不受集體意識的影響呢?舉凡我們的文化、教育、信仰,難道不都是某種集體意識嗎?我們不也在這些集體意識中,找到與其他人的連結、進而建立關係?

我同時也想起了之前閱讀的時間漩渦。書中的巴克斯人身上植有節點,可以跟彼此連結,擁有跟「領導」相通的集體意識,思想感受都可以彼此相通。當時看其實覺得恐怖,因為個人在集體意識中是透明、沒有秘密的。而領導的絕對性使他成為控制思想的獨裁者。相較之下威爾是溫和一些的。不過,因為這種新人類還在發展之初,初期是自主意識與集體意識共存的,個體是否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力,或是威爾如何「處置」與集體意識相左的「異己」,在片中也沒有著墨,所以也不知道威爾後來會不會跟大家擔心的一樣,成為主宰世界的獨裁者。

無論好壞,改變一直發生。


補記:
霍金的一段話,呼應了這部電影的一些觀點。「目前我們所擁有的原始人工智慧,已非常有用。但我認為徹底倚賴人工智慧,對人類而言將造成毀滅性的後果。當人類一旦發展出完整的人工智慧,這些系統會有自主性,且將以高速自行設計內容。人類受限於較慢的生物演化進程,無法與其競爭,最終將被人工智慧取代。」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