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枯萎的小樹才想起我又超過一個禮拜沒寫東西。我想我在部落格放個計時器還真是放對了,至少提醒我每個禮拜寫點什麼。在每天的正事閒事瑣事之間,要維持一個習慣很難,放棄很容易。九把刀規定自己每天寫五千字,我連一個禮拜寫幾百個字都難以為繼(所以他是九把刀而你不是)。

好熱。每年的這個時節我就開始心情不好身體也不好。通常是悶熱潮濕引起的皮膚狀況、或是中暑、或是夏季感冒。

為什麼偏偏是暖化、不是下一個冰河期?

唯一的安慰大概是夏季的水果。荔枝西瓜芒果安撫了我在這個日益延長的季節裡不滿的情緒。天氣轉熱時買了製冰盒和製冰球、差點連可以自製冰棒的冰棒盒都買了。果然天氣熱讓人很難保持理性。買製冰球其實是為了喝掉庫藏的草莓啤酒——總覺得到了夏天它就會不見,結果到現在還佔據櫥子角落。原本得看說明書才有信心操作的製冰球器現在也熟練到可以隨手弄弄丟冷凍庫了;做出來的冰球一個又一個地丟進其他飲料,什麼時候才輪到原本預訂的啤酒呢?我明明是為了夏日啤酒的幻想才專程買的製冰球啊!

回去看Elementary第二季。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