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苟拉斯從未像此刻一般感謝凱蘭崔爾女王。雖然金靂對女王毫無保留的崇拜讓他有點五味雜陳,但是連地位崇高的凱蘭崔爾女王都稱金靂為「精靈之友」了,幽暗密林的精靈們對金靂的敵意於是銳減,繼而有幾分好奇,想要知道為什麼女王對一個矮人另眼相待。當然,金靂是魔戒遠征隊的成員。然後呢?還有沒有別的?

勒苟拉斯感受到親友觀察的視線,但身邊的矮人顯然一無所覺,只是努力地不對餐桌上的食物皺眉。

結束了對勒苟拉斯而言是接風盛宴、對金靂而言是盛宴隔天保養身體的蔬果減肥餐之後,兩人在林間散步。勒苟拉斯時不時停下來和族人說話,或是對金靂聊起往事。他們往森林外圍走去,行人漸少。

「我小的時候會在這裡練習射箭。」勒苟拉斯懷念著撫著橡樹上位置略低的斑痕。「然後在那邊練劍。我喜歡劍多一些,可是弓箭有及遠的優勢。後來越練越精,現在劍術反而比較差了。當時最常陪我練劍的,就是陶烈兒……」他停住了,無法繼續。

餐桌上族人熱切地跟他交換別後的情況。幽暗密林遭逢的連番襲擊。魔界聖戰中無數的戰役。然後,在戰事中殞落的生命。包括一別之後再也沒能見到面的陶烈兒。一次追擊中,他帶了一支小隊,過度深入敵境,遭到反制,全軍覆沒。在戰役中稀鬆平常的場面,一旦牽扯到自己的至親至愛,就讓人無法以平常心對待。

勒苟拉斯抬頭靜聽。「他們唱,為什麼將時光虛擲在爭戰上?人生有更多美好值得領略。……但有時,為了保護那些美好不得不戰。有幾次,我在戰場上想起跟大家一起唱歌的日子。總覺得非常遙遠。」

金靂的思緒隨著飄回明明是不久之前、卻像是上輩子一樣的過去。雖然沒有說過喪氣話、雖然做好隨時會死的準備,但有時會心裡會湧上莫名的驚慌。

幸而他從來不是一個人。

他看著在歌聲中神色變幻的勒苟拉斯,忽然想起。「我好像沒聽過你唱歌。」

「歌謠不是我的強項。」他笑笑。「你想聽的話,倒是可以唱給你聽。」

「呃,不用了。」每次他用這種寵溺的微笑,加上「你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你」的語氣說話,總會讓他覺得非常害羞。他尷尬地轉開視線。

勒苟拉斯伸手把玩著金靂的頭髮。「我有時候覺得,我能這麼順利地回家,是因為你一直陪在我身邊,讓我沒什麼時間跟心情胡思亂想。」

金靂沒有忽略他語氣裡的笑意。他哼了一聲。「嫌我吵,打擾你思考是吧?知道啦!我們矮人就是吵嘛!」

「我愛你。」勒苟拉斯深情地看著他,以精靈語說道。

金靂滿臉通紅。這個精靈!不知道什麼叫害羞什麼叫含蓄什麼叫低調嗎?

勒苟拉斯看著金靂手足無措的樣子,忍不住彎身吻了他。

雖然只是個輕吻,極度害羞的金靂爆炸了。「你在幹嘛?不是說好在你家不要亂來的嗎?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跟你爸說明我們的關係,要是別人看到了怎麼辦?」

耳力靈敏的勒苟拉斯聽見耳力同樣靈敏的族人,遠遠近近,齊齊倒吸一口氣。

雖然聽見的人不算太多……不過,日落之前,全幽暗密林應該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精靈看著眼前又叫又跳的矮人,苦惱著該不該告訴他這件事。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