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的那天天氣有點冷,
似乎還下著雨。
你比記憶中瘦小,乾硬。
眼閉成一線,下巴照樣微揚,卻失去驕傲的表情。
原來這就是死去。

原本想要留下一撮毛當紀念,
但下不了手。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其實毛衣上還有你換下來的毛髮?
偶爾,整理衣櫃的時候,會想起你。

今天聽說你已經投胎去了。
唉,希望是個好人家。
其實你這一生也過得很愜意,
但我們總是可以更貪求,不是嗎,
就像你總不會忘記要第二份早餐。

而我心存懷疑,
對於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投胎去。
死後靈魂究竟在哪裡?
這是個千古難解的謎。
那天忍住的淚現在一直流,
我總是學不會在適當的時候哭泣。

再見,Chocolat,
竟然已經四年了。
對於時光的流逝,
我真心畏懼。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