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潔跟袁詠儀對手飆戲,看得人移不開目光,不小心就看下去了。我明明不喜歡白先勇、又最怕戰亂大時代的啊!週末夜看得邊擤鼻涕邊擦淚,真不知所為何來。而且看到片尾才知道這是多年之前的作品——當初應該是看到白先勇就跳過了吧。也隨即了解了為什麼會在此時看到這部戲。同為曹瑞原導演的作品,《孤戀花》是為《一把青》前導打廣告吧!最近時不時就看到一把青的廣告,有點好奇這麼個短篇作品怎麼是一副壯闊史詩、年度大戲的氣勢。不過看了孤戀花這點疑惑就解開了。導演娓娓述說的細膩,重塑角色和故事的功力,絕對是可以把一把青拍得很浩大的。

白先勇的《台北人》,正如扉頁題字,是作者「紀念先父母以及他們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因為時代憂患重重,個人被壓縮得很渺小。便算再有個性再有才氣,鬥不過整個亂世,只能隨著時勢飄流,情節展開之後隨時可能戛然而止,種種無奈折磨得英雄黯然無光。我覺得電視劇看起來,竟比小說有血有肉許多,也少了那些寓言式的驚悚恐怖。雲芳(by 袁詠儀)是俠女,雖然淪落風塵,但還是豪爽大方,有勇氣對抗暴力,還信守然諾,最後按照五寶的心意,將骨灰交給了三郎。三爺的刃面拖過雲芳的臉頰時,他也是怕的,可是他就是能夠沉住氣,和三爺斡旋,讓五寶脫身。但這麼勇敢的雲芳在情感上卻極其壓抑,他質問五寶(by 李心潔)跟誰見了面,五寶惱怒地道:「你為什麼不相信我!總是防賊一樣地防我!」雲芳沒有跟他吵,反而輕聲道:「我也想相信你。」然後踱到了窗邊。珠簾的暗影在雲芳臉上微微晃動,鏡頭非常淒美;雲芳在黑道暴力面前風姿凜凜,在愛情面前卻非常卑微,讓人看了心揪成一團。

flower
袁詠儀劇中的每個眼神、每個姿態,都很動人。這部戲的演員們實在是太強大了啊!個個都眼神有戲,舉止有戲,連背影都有戲。

以遭遇而論,更讓人心揪成一團的應該是五寶,但五寶卻是率真、美麗而愛笑的,痛苦彷彿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印記。五寶每次唱歌,眼神流轉,就有萬種風情。他的情感剛好跟雲芳是兩極,雲芳有多壓抑,他就有多奔放。雲芳深愛五寶,但五寶的心,卻比較向著三郎。在那個當下他沒有跟著三郎走,是選擇了恩義放棄愛情吧。三郎大概是故事裡唯一的好男人了。畢竟場景在酒家,出沒的多是懷著色心物化女性的男人,最極致就是三爺。至於像台長或是許秘書等不上酒家的「正派男人」,幾乎跟女性是沒有往來的(故意不描寫?)三郎雖然進出酒家,卻時時有讀書人的風度。三郎如果生在現代,就只是另一個投入音樂夢的準醫生,但是在當時就顯得有點太奢侈太不顧家了。因為寫歌,三郎視力日衰,但他還是很堅持自己的理想。中山堂的相見,五寶已離世、兩個被戰亂隔斷的情敵反而在敘舊,那罈子骨灰真是時代沉重的見證啊。

來台之後雲芳仍操舊業,在另一個苦命女孩娟娟(by 蕭淑慎)臉上看見五寶的影子。其實我覺得娟娟跟五寶個性很不一樣,娟娟是有些憤怒、不顧一切的,五寶卻有一種認命的恬然跟灑脫。也許是太思念故人了吧,雲芳對娟娟頗見關照。娟娟下場也很慘,所以雲芳這點移情的寄託注定會成空的。看著劇裡的雲芳,總覺得他到後來就會變成尹雪艷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陳小霞的音樂。真的很棒。「望你早歸」和「孤戀花」的作者都是楊三郎,白先勇創造了林三郎,淒美故事應是小說家言了。查了一下孤戀花和望你早歸在戒嚴時期真的被禁過(註)。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三郎還能在中山堂演唱禁歌也真是奇蹟了。總覺得電視版的三郎篇幅多許多。


註:1976年公布的《廣電法》中規定:「方言歌曲,電視台和廣播電台宜少播放」,此後的四五年間台語歌果然匿跡。詳見wiki,「台語流行音樂」詞條。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