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mz -エコアクション-
上映的時候就留意過這部電影,但因為題材很沉重,不想看。這次因為公視重播,也因為感冒什麼事都沒力氣做,才看了。

愛麗絲(by 茱莉安摩爾)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語言學講師。他聰明美麗有活力,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愛他的丈夫和三個聰明漂亮的孩子。然而,他卻在一次檢查中發現自己有早發性阿茲海默症。他的記憶力迅速衰退,電影則記錄了他一年來的生活變化。 雖然片名是Still Alice,呈現的卻是No Longer Alice。

太慘了。人者心之器。可是心跟器使用年限未必一樣,身心能同時走到終點,是神賜。像癌症這類的外在疾病,是容器先壞。像愛麗絲這樣的阿茲海默症,是心先壞。兩者都讓人不成人,讓死亡變成某種凌遲。

醫生說到,「遺傳性的記憶退化會衰退得非常快,高學歷的患者退化的情況會更嚴重,因為他們會設法維持記憶」,結果是延誤醫師診斷。雖然記憶和遺忘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但當遺忘遠大於記憶,到影響日常生活的程度時,人開始失能。愛麗絲在演講中提到,「因為怪異的行為和記憶的喪失,我們變得可笑,無能,滑稽。」但他仍然與疾病搏鬥。愛麗絲在發病初期制定了自殺計畫,存入個人電腦,然後用手機管理自己的生活。儘管記憶衰退,他仍然設法井井有條的生活;但我們也看到,喪失記憶的過程中,愛麗絲也漸漸喪失自主能力。當他的記憶衰退到找不到幫助自己管理生活的手機、到打開電腦的資料夾,卻無法依照過去的自己的指示服藥自殺時,科技對他的幫助就到此為止了。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當下,愛麗絲能依靠的只剩下家人。

不知為何看到這裡的時候想到的只有,有心求死要趁早。

愛麗絲的丈夫正值壯年,還想在事業上衝刺。甫懷孕生子的女兒,正要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人生。最後是還在戲劇事業摸索的么女莉蒂亞接下了照顧的任務。雖然輕描淡寫,但我們還是看到了照顧者的沉重壓力。丈夫幾乎是逃進事業的,因為無法忍受摯愛的妻子變成一個他幾乎不認識的人。兒女比較淡定,但他們有自己的人生,不想要停步。

Alice1
飾演有點叛逆的么女的,是暮光之城的貝拉(克里絲汀史都華)。

影片的最後停在小女兒莉蒂亞為他朗讀完一篇文章。莉蒂亞問他,知道文章在說什麼嗎?愛麗絲遲鈍艱澀地說,是關於愛。記憶大量流失,讓愛麗絲看來宛如靈魂破損。我覺得這個愛字沒說服我,雖然它讓愛麗絲維持了有尊嚴的人生,但那是莉蒂亞用自己的人生換來的。我想愛麗絲在清醒的時候會討厭這件事。

至於其他那些沒有愛麗絲這麼好的條件的阿茲海默症患者必須要面對的人生,我不敢想下去。

Alice2
從一開始的伶俐,到後來的衰弛,難怪愛麗絲會說他寧願自己得的是癌症。我們容易同情別人身體上的病痛,但是對無法正常運用心智的人總有一份下意識的恐懼。我現在正在回想那位住在霍波肯市華盛頓街42號的John Black……我想我暫時是好的吧。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