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氣溫三十二度,覺得夏天來了。熱得有些發昏。所謂的春天,大概也只吵嚷了一個月這裡那裡的花季,中間還夾雜了分不清是屬於冬天還春天、但肯定讓菜價暴漲的陰雨。

彷彿這樣還不夠,氣象局還「不排除有劇烈天氣」,要大家自己小心冰雹跟龍捲風--是要怎麼小心?冰雹下來還能躲著看,但台灣又不比美國,有地窖可以躲龍捲風……誰知道?再過二十年,避難地下室也許就納入建築法規了。

因為氣候變遷,這幾年季節的變化總是從冬天跳進夏天,然後彷彿就是永夏--直到寒流到來,帶來或短或長,有時甚至斷斷續續的冬天。季節變成一種模糊的概念。而消失的偏偏是春天和秋天,原本最讓人期待的兩個季節。但至少我還記得春天和秋天。現在的孩子們,可能根本只能在書上閱讀到春天和秋天,然後從每年半個月一個月的時間裡,揣想大量文字裡描述的春花秋月到底是怎麼回事。而當夏荷在暖冬綻放,秋芒和桃李齊茂,又有誰記得誰屬於哪個季節?

而還有些許記憶的我,在一群幾乎忘光了的人當中,好像老了好幾百歲。我討厭這種變老。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