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紀錄片是關於無人機進入類生活的一場辯論。從正反角度切入,討論了無人機的發展及其對生活所帶來的利與弊。當然,最後的結論仍是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好人能以之為善,壞人就能以之為惡。工具越強大,為善為惡的程度也就越強大。

和很多科技一樣,無人機正從軍事科技走向生活科技,價格也越發低廉,2010年,它是軍事科技,身價百萬美元。2015年(也就是紀錄片拍攝時,影片中稱之為無人機元年),750元左右就可以買到一架。從航空大廠到個人玩家,研發者眾,發展日新月異。無人機的用途,從送貨送信、噴灑農藥、監控交通、災區救援、採訪新聞、狗仔偷拍、隱形監視、偵查攻擊等等不一而足。

看完這些用途,就算沒看紀錄片也猜得出來,無人機最大的爭議,就是在於隱私權。抬頭可見的無人機,還算可控制的侵犯。但像片中所提的ARGUS(註),能派無人機在大氣層連續飛行五年,從5000公尺高空追蹤地面40平方公里內的任何移動物體,搭配智慧型手機跟電腦主機,今後走在路上連邊走邊吃冰棒的自由都沒了。這時,該說「舉頭三尺有神明」終於成為現實?還是"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時代正式來臨?

是的我又想起了疑犯追蹤(Person of Interest)。有了無人機,機器根本不用依賴監視器,Machine和Samaritan的對戰又可以上升一個層級,監視盲點地圖恐怕要失效,兩方人馬只能駭來駭去或是血濺五步了。怎麼這個世界什麼都走向M型化?……

影片中的某位科學家說得好,不管願不願意,已經回不去了。無人機的存在是事實,它的使用,法律企圖規範,但恐難達成。這也讓我想到多年前的複製人爭議。雖然方向不太一樣,但論辯的最後都有相似的結尾。因為它們是如此強大的技術,法律的規範無法遏止科學家的好奇,但科學家的求知慾也無法純粹,總是會有人看到技術的種種應用層面,好壞皆然。在規範之下,有些研究可能就轉而地下化,變成某種特權階級或是國家等級的資產(asset),在暗處以我們不知道的方式影響我們的生活。就像我一直覺得一定有人偷偷地研究複製人而且可能也成功了,可能也有一些富豪下了訂單,確認他們可以用新的身體舊的大腦一直存活下去。之類的。雖然我們只是隱私被侵犯了多半也不足一提的小老百姓(最多就是被抓到違反交通規則或是有小三),或是反正也沒什麼足以傲人的資質或是財力可以玩複製人的鄉民(時間到了就回老家吧),但一些基本權力被踐踏的不爽總是有的。曾經有個年代,某些權力是平等的,某些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現在,這樣的平等,似乎越來越少了,非常反諷。

註:Argus-is是Autonomous Real-Time Ground Ubiquitous Surveillance Imaging System的縮寫,意思就是自主即時地面全域監視系統。縮寫大概典出Argus Panoptes,希臘神話中的百眼巨人。越是高科技的東西越喜歡神話命名。這是相關報導:無人機裝18億畫素鏡頭 可看清路人衣服顏色!
文中提及,「ARGUS可同時監測16.8公里半徑範圍,系統能準確描繪出15公分高的物件,連街上路人衣服顏色亦清晰可見,每日可實時拍攝逾10億GB的廣範圍高清影片。」

drone
這是無人機拍到的畫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