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看大佛普拉斯。不過場次很少,就先看了血觀音。

簡單說,血觀音藉由棠家三代的女人和秀山村的開發案講述了白手套這個「行業」的運作手法。說書人的講述讓這個故事帶著些警世的意味,出現在片中的幽魂們則讓這個故事多了些驚悚與恐怖--尤其從之後死去的人們回過頭來聯想的時候。

林議員的滅門血案讓人想起當年的劉邦友滅門血案。話說開場不久,就用一句話滅了一家子,這點蠻讓我意外的……

guanyin3
朋友說這幅畫越看越可怕。深以為然。尤其是隨著劇情推展,又再看到的時候。台灣電影難得有這麼繁複又細微的劇本。很多時候,那種難以言傳的意會,都讓這部電影充滿陰暗的氛圍,剛好也符合這種暗地偷著來的政治買賣交換的情景。

雖說看三位女主角飆戲,但惠英紅主演的棠夫人無疑是整個故事的靈魂人物。他以社交名媛之姿,周旋在炒地超貸等非法投資及官商勾結之間,看似穿針引線,卻借力使力為自己謀財。為了自保,他在彌陀投資案裡犧牲了女兒棠寧(by 吳可熙)。雖說各種人各種貪,壞人也是分等級的。像淫海小清流這種,無權無勢,慾望卻寫在臉上,第一個被幹掉;議長特助狐假虎威,厲害許多,但也只是一般般。棠夫人先把別人的把柄收集好(收集不到就製造),是個滴水不漏的狠角色。但即使這麼個狠角色,也鬥不過時間。看到最後,不由得認同了導演所說的報應。

棠家三代的相處很吻合祖孫三代的一般模式。子女通常是叛逆的,第二代對抗第一代,第三代對抗第二代,所以第三代往往會認同第一代。棠真一開始其實很想要得到棠夫人的認同。若非最後漁船在他眼前爆炸,也許他不會醒來。棠寧則是最可憐的犧牲者。他看清一切,卻又深陷局中。儘管手腕厲害,良知讓他飽受折磨,酗酒又濫用安眠藥。那件黑色蕾絲睡衣讓人對他的放蕩充滿了同情與憐憫。如果母親能為了利益,出賣女兒的身體,那世界上還有什麼人能夠相信呢?想要保護棠真的念頭,也許是將他鎖在棠家的鎖鍊。但女兒對菸酒藥三合一的母親毫無尊敬認同,正是棠寧最大的悲劇。

guanyin1
初出場時,王院長夫人一句「你們一家三代……」隨即改口「你們一家三口」,洩漏了這一家子的秘密。從棠寧勸告林夫人別管翩翩管太緊,免得翩翩未婚懷孕來推想,不難想出棠寧是怎麼有了棠真、棠夫人又是怎麼為了家聲把孫女認作女兒。這部電影的敘事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先用順敘,展現一般人看得到的情節;再倒敘,展現只有某些當事者才知道的細節,在反覆中讓節點一個一個串接起來,宛如通了電之後燈泡接二連三亮起;最後滿室皆亮之後,真的有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

guanyin2
取名取得很諷刺。棠寧不得安寧,棠真雖然名真,卻活在一個虛偽的世界。可憐的棠真,生活寂寞,兩個能給他愛的人,在友情與親情相繼背叛了他。他自己幻想中的愛情,則破滅得很殘酷。影片的最後,棠真頂著與棠夫人相似的髮型,有著相似的優雅風儀,不知道他經營盛棠集團,是否還是繼承了棠夫人的手法?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