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好痛。

以復仇為人生目標的巴納比,生活規律嚴謹,像這種一大早頭痛到醒來,還神智不清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自己在宿醉的事情,是第二次發生。

不該又跟他喝酒的……

眼光飄到躺在沙發上睡得正香的中年男子。

第一次喝醉也是跟他在一起。擔任市長兒子臨時保姆的他,居然把嬰兒跟龍之子都一起帶了過來。結果那一晚喝醉睡晚了,差點闖出大禍。有了那次的經驗,巴納比很清楚就算現在把大叔叫起來,他也只是打個呵欠聳聳肩,就又是生龍活虎。

非常不甘心。雖然酒量好也不是多麼值得誇耀的事,但是就是不想輸給他。

最近,虎徹跟巴納比在工作之後,偶爾也會相約喝上一杯。在卡莉娜駐唱的小酒吧裡,和安東尼奧一起。一開始不太習慣酒吧熱鬧的感覺,但是漸漸地也在相識的人的陪伴中感到一絲安心。只是隨著曝光率增加,越來越容易在公開場合被認出來,巴納比也就越來越少去酒吧。

所以昨晚虎徹帶著一瓶威士忌來找他的時候,他其實是有點高興的。

雖然不特別喜歡威士忌,但聊著聊著也喝完了。本來應該就此散了的,可是,因為想要延長有人陪伴的時光,他打開了架上的玫瑰紅酒。

至於是怎麼喝到酒架淨空又是怎麼喝到宿醉的,他也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只是剛好聊到他的父母。只是剛好聊到他的妻女。

凝視著窗外的飛船好一會兒,他動手清理房子裡的空瓶,開始了自己的體能訓練。


做完基礎訓練、沖完澡,巴納比頭痛依舊,精神卻好了一些。看到仍然賴在沙發上的虎徹時,他不禁皺起眉頭。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大叔!起來了。」

「……」

「大叔!」伸手拉他,卻在接觸到不尋常的熱度時停頓下來。找出耳溫槍一量,果然發燒了。

一定是空調太冷了。昨晚兩人都是直接醉倒,當然無暇注意這種細節。

嘆了口氣,巴納比把虎徹抱進房間的床上,為他換下汗濕的衣服,打了電話請醫生出診。果然像他猜想的一樣,是著涼感冒。醫生開了藥,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最後還不以為然地說了「年紀到了還熬夜喝酒,真是不懂得愛惜身體」,讓巴納比有些好笑。如果大叔聽到了,一定會大聲抗議吧!

送走醫生,巴納比盯著虎徹的睡臉看了一會兒。平常吵得不得了,生病的時候倒是異常安靜。沈睡中的虎徹微微皺起眉頭,呼吸有些急促。平時笑紋堆積的眼角旁一片平滑,看起來年輕許多。這樣看著他,才發現他的五官很端整。如果刮掉鬍子,應該很清秀吧。到底為什麼會把鬍子剃成這個樣子?……

手指不自覺地撫上那片鬍髭,微刺的觸感中止了他無意義漫遊的思緒。

對了,上次珊曼莎阿姨煮的雞湯,好像還有一些……。

房子非常安靜。

一邊熱著雞湯,一邊給自己準備三明治,巴納比忽然間意識到從來沒有注意過的安靜。不就跟平常的時候一樣嗎?為什麼……

沒有深思下去,巴納比盛起熱好的雞湯,回到房間。

「大叔,起來吃點東西吧。」巴納比扶起虎徹,讓他靠在床上。

「唔。」

一只湯碗,一隻端著湯碗的手。發燒的模糊視線裡,看得到的就是這兩樣東西。

順從地喝了一口熱湯,虎徹就不肯喝第二口了。

「怎麼了?雞湯很營養的。多喝一點。」

「太油膩了。」喃喃道。

「你想吃什麼?」

「……水果罐頭。」

可能是因為生病了,向來不怎麼挑剔的虎徹變得有點執拗。雖然心裡想著那算什麼飲食,巴納比還是出門去買了。多少有點為著那句「我小時候發燒都吃那個。」

……不知道大叔小時候是什麼樣子。一邊想像嘴角就彎了起來。下次要跟他要相片來看。

水果罐頭,到底要買哪一種呢?有點艱難地在粉絲圍繞中殺進超市,最後在熱心主婦的推薦下買了桃子罐頭、橘子罐頭、鳳梨罐頭、綜合水果罐頭。總有一樣是他喜歡的吧?

半個小時後回到家的巴納比,錯愕地看著坐在沙發上按遙控器的虎徹。

「喲,兔子。」

「你不是發燒嗎?……」

「啊,解決了。」從還反應不過來的巴納比手中拿過購物袋,虎徹開心地挑選。「你真的買了啊!……啊,我喜歡這個!」

原來他喜歡的是水蜜桃罐頭。無意識地記下他的喜好,巴納比還是非常不解。拿起耳溫槍,給虎徹量了體溫,三十六度七,真的退燒了。

巴納比的感覺只剩下驚訝了。「你做了什麼?」

「Hundred Power。」虎徹滿臉得意。

「啊?」

「什麼『啊?』你的能力不是跟我一樣嗎?」

「所以說,退燒跟Hundred Power有什麼關係?」

「發動能力,讓身體的自癒能力跟著增加。我們的復原力可是常人的一百倍呢!」

「……」

看著巴納比的表情,這次換虎徹驚訝了:「你不知道?」

「沒有想過可以這麼用。」巴納比坦白承認。

「看在你請我吃這個的份上,前輩今天免費指導,不收錢~」虎徹心情愉快地叉起另一塊桃子。

「……既然知道為什麼不一開始就用!」

雖然以前輩自居卻沒什麼前輩風範的中年大叔,微微畏縮了一下,不自覺地露出了討好的笑容。「一開始又沒發燒……燒了之後神智不太清楚,就沒想到。剛剛醒來不是就馬上用了嗎?不要生氣嘛!……好啦,害你去買罐頭辛苦了……」

「笨蛋!才不是為了罐頭!」

「那幹嘛生氣啊……」

雖然轉身走開,還是聽到大叔小聲嘟噥。算了不要跟病人計較。

結果,虎徹還是在巴納比的堅持下,在巴納比家待到了第二天,理由是「能力使用的觀察記錄」。事實證明,感冒的症狀雖然沒有完全消失,但的確是幾近痊癒。原本半信半疑的巴納比,也覺得相當神奇。

「如果早知道可以這樣用,就不會給珊曼莎添那麼多麻煩了。」

「現在知道也不遲嘛!我也是搬到這兒來的時候才發現的。有一次生病的時候,無意間發動了能力……」虎徹開始敘述當時情況。巴納比卻心中一動。也就是說,是因為一個人住,沒有人照顧,才不得不這樣嗎?

——五年了吧。這五年來,都是背負著失去妻子的傷痛,和對女兒的思念,一個人撐過來的嗎?

然後,以比別人多了好幾倍的熱情,擔任這個城市的英雄。

「你……」巴納比說了一個字就停了下來。

「嗯?」

「不,沒什麼。Hundred Power還有什麼其他的用法,是我不知道的嗎?」

「應該沒有,大概也只有打架跟體力勞動最好用吧!不過只能維持五分鐘這一點不太理想。你覺得呢?」

「雖然不太方便,不過,只要做好排程,在五分鐘之內完成工作就可以了。我想,Hundred Power的存在是要我們學會有效率的使用力量吧。不過大叔大概是不能理解就是了。」

「什麼話啊~連Hundred Power的用法都沒弄清楚的人還這麼囂張!笨兔子!」

「沒效率大叔。」

「笨兔子笨兔子!」

「沒效率大叔。」

「我要回家了!謝謝你的照顧!」自覺氣勢輸了一截的中年男子,非常沒氣量地一邊叫囂,一邊大步退出戰場。

看著走向門邊的虎徹,巴納比笑道:「簡直就像吵架吵輸了就說『等著瞧』的小鬼呢!」

「少囉唆!下次再也不會來找你了!」虎徹回過頭來,繼續小鬼行為。

巴納比走上前去,給了他一個擁抱。「下次還是可以來找我。」

說不上來這種莫名湧上的溫柔情感是什麼,也許是對另一個寂寞的靈魂,有著同病相憐的感覺吧。

「咦?」毒舌攻擊之後是友誼的擁抱,虎徹反應不過來。「為、為什麼?」

「大概,就是你常說的同伴情誼吧!」

「總覺得這句話由你來說是不同的意思……」

「……」把懷中的人往門外一推,兔子非常不客氣地關上門。到底我是哪根筋不對,為什麼會被這種人搞得團團轉啊!

「兔子,開門~~」

「給我閉嘴!鄰居會很困擾的!」

「哪有鄰居啊!整棟樓不都是你的嗎?」

「……」

「兔子,別生氣嘛~~」

「閉嘴!」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