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強獸人和半獸人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臥了一地,遠遠的有幾個倉皇逃走。

「三十一,」利斧重重劈進半獸人的身體。「最後一個。怎麼樣?這次是平手。」金靂嘿嘿一笑。

勒苟拉斯聳聳肩,從倒臥在地的屍體上拔箭搭弓,離弦的箭畫出拋物線,將逃跑的其中一人射倒在地。他不疾不徐地接數:「三十二。」

「這太不公平了。這是武器的差異!何況就這麼幾個人,哪能分出勝負。」

「運氣也是勝負的一部分,誰叫你動作太慢。」

「我動作慢?我動作慢?!你只是靠弓箭,把我們的體型算進去的話,我速度比你快!」

勒苟拉斯笑笑,沒打算跟金靂爭論下去。

二對六十三的戰鬥對兩人來說只是小事一樁。這是大戰嚴格鍛鍊的結果。跟過去每一場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勝利,只能懷著信念硬撐下去的苦戰相比,這樣的戰鬥甚至只能算運動健身。

相偕旅行的兩人,一路向北,漸漸接近了勒苟拉斯的家鄉幽暗密林。大戰方歇,中土世界並不平安,逃難民眾、土匪、索倫殘黨仍然在土地上劃出動盪的軌跡。勒苟拉斯跟金靂一路鋤強扶弱,只當是旅行途中隨手幫亞拉岡一點小忙。當然他們也很樂意收下來自受到幫助的人類回報,像是免費住宿或是現煮熱食等等。雖然戰爭的創傷仍在,但人們臉上總是帶著希望的光輝,讓他們旅行的心情大好。

各自清理了武器上的血跡,勒苟拉斯吸了一口寒涼的空氣。這種北方特有的寒涼即使在夏季也不會完全消失,他計算著日程,道:「我們應該再三四天就會到我家了。你一定會喜歡幽暗密林的。」

「我恐怕還是喜歡羅斯洛立安多一點。我爸爸跟叔叔伯伯們對幽暗密林的評語可不怎麼好。」

勒苟拉斯想了一下。「我跟你爸爸見過面。恐怕他對我的印象不太好。」

「我猜你爸爸也不喜歡我爸爸。」

「嗯,很不喜歡。」

「也就是,我們的旅行計畫其實是互不喜歡的兩家人之間的互訪?」

「是你跟我去彼此家裡坐坐。哪裡來的兩家人互訪?」勒苟拉斯微笑。「有什麼關係?有時候我也不是很喜歡我爸爸。我們不常說話,一說話就吵架。我猜他也不太喜歡我。」

「啊?」金靂呆了一下。他們家是典型的矮人家庭,家人個個暴躁固執,脾氣大常吵架,但深愛彼此。像這種「我猜」家人心裡想什麼、或是「不喜歡家人」的事,他連想都沒想過。

「但你愛他吧?不然怎麼會想回家?」他讓第一個念頭衝出口。

勒苟拉斯沒有馬上回答。金靂幾乎要對他吼:『這種事還要想嗎?』「……我想,我是愛他的。只是對他有很多期待……和失望。」

金靂哼了一聲。「精靈就是這麼彆扭,人緣才會不好。」

「你要說的是感情不好吧。」

「都一樣啦。愛挑語病。今晚看起來得睡外面了。坦白說,我可不喜歡你們家這一帶的森林。陰森森的。」

黑暗力量讓毒龍葵在山毛櫸與橡木林的南方邊界蔓延攀爬,是精靈的力量讓邪惡止步,但卻無法徹底根除這片邪惡。勒苟拉斯暗讚金靂直覺敏銳,卻說:「矮人就是膽小。」

「我才不是膽小!我只是跟這種森林……個性不合!」

勒苟拉斯輕笑:「我會保護你的。」

「我可是葛羅音之子金靂,才不需要你保護!」金靂拍了拍腰際的斧頭,心裡卻有點七上八下。幽暗密林是鬼故事流傳甚廣的森林。當然現在他猜得到,這麼多鬼故事場景都在幽暗密林,一部份原因是大家對住在那裡的精靈心有不滿,不過從小聽到大的鬼故事加在一起,還是很有力量的。

三天後,他們抵達,受到勒苟拉斯族人熱情歡迎——當然,他們歡迎的只有勒苟拉斯。

看著把自己團團圍住的長劍跟弓箭,金靂翻了翻白眼。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