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藍色茉莉一樣,是之前一直想看卻沒看成的電影。布達佩斯大酒店非常講究形式與風格,難以歸類。結構上,它是劇中劇。從獻花的女性讀者閱讀,到書中作者描述自己遊歷歐洲時聽到的故事;結尾畫面又層層拉回到雕像前的讀者。拍攝上,導演用不同的畫面比例對應了影片裡三個年代。構圖上,很多都像平面跨頁,觀影時有閱讀的效果。

我一開始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劇中劇需要到三層……。讀者的角色跟觀眾不是重疊嗎?不過片尾有說電影靈感來自作家Stefan Zweig。所以編導大概是自比為獻花的讀者吧。雖是感傷哀悼的作品,但卻以很熱鬧的方式達成。Zero最後在電梯前說:「老實說,我想他(Gustave)的世界早在他涉足其中之前就消失了。但我會說,他用極其優雅的方式維持了那個幻象。(To be frank, I think his world had vanished long before he ever entered it. But I will say, he certainly sustained the illusion with a marvelous grace.)」我想這段話獻給導演,也非常恰當。畢竟導演所描繪的,也是一個存在於虛構國度的優雅幻象啊!

GB1
看這部電影很大的樂趣,就是每隔幾分鐘就會出現一個讓人心想:「為什麼他會在這裡?!」的大咖。這些大咖都演些小小的角色,有的還早早領便當(像Tilda Swinton),有時在錯過之後才想起剛剛那個是誰(像Owen Wilson)。

故事的靈魂人物是布達佩斯大飯店的總管Gustave(by Ralph Fiennes)。他是客人喜愛的超級接待員,喜歡浪漫詩,深知客人的喜好和慾望,卻樂在其中地達成使命。他特別提拔新來的門僮Zero,視他為接班人,甚至從軍人手中保護他。富可敵國的VIP客戶D太太(by Tilda Swinton)過世後,他捲入遺囑紛爭,遭陷入獄。但他在獄中不改本色,廣結善緣,最後老大逃獄的時候算他一份。逃亡路上,Zero和Gustave依靠飯店總管的秘密結社所建立起的人脈系統,尋找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的D太太管家Serge(by Mathieu Amalric)。Serge提出了只有在D太太死於非命的時候才會生效的第二遺囑副本,但卻在把副本交給Gustave之前就被D家族派來的殺手殺害。最後一群人你追我趕、你搶我奪之後,回到了布達佩斯大飯店,D的遺囑及時發表,Gustave得到了一切,儘管維持不久。

GB2

關於Gustave,年老的Zero說得最好「他和他的追隨者一樣,沒有安全感,虛榮,膚淺,金髮,要人呵護。」但同時也憐弱,看重感情和尊嚴。Gustave這樣的角色有著某種舊時代的氛圍——偷騙拐逃中,仍是很有格調的,而且不失人性的敦厚。也因為如此,這樣一個應該是紙醉金迷,在戰亂中依然追求物質享受的布達佩斯大飯店,華麗荒謬中有著溫暖的光彩。

推薦。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