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忍不住看了重播。還是很感慨。蕭政勳和葉建德被放在很類似的位置上:都因為醫療糾紛,被院方(尤其是院長陳顯榮)要求扛下責任,保護醫院名聲。葉建德屈服了,卻遭到背叛,被醫界放逐,最後還眼睜睜地看著同遭背叛的學弟在自己眼前自殺。如果沒有葉建德介入,蕭政勳本來也會屈服,那麼陳顯榮就會再次得逞,然後政績又再上一層,醫院順利升級醫學中心。

蕭政勳很幸運地遇上了宋邵瑩和楊惟愉。一個修補了他的過去,一個給了他未來。所以即使他遭到出賣,也不至於成為第二個葉建德。葉建德的悲劇來自於他對體制的相信、對老師的信任、對學弟的責任感和歉疚。看著原本應該得到尊敬的那張臉堆滿了營業用的討好笑容,原本該拿著手術刀的那雙手成為殺人的手,只為了聽見權力核心的陳顯榮親口認錯,除了感慨還是感慨。護衛體制的往往是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很諷刺地,他們犧牲的「小我」從來就不是自己。我想葉建德從來沒有認真地想陷害蕭政勳,畢竟蕭政勳是有幾分像他學弟的:眼裡只有病人,個性耿直,只想做個醫生而已。最後三個人因為救護車禍意外的傷患,放下恩怨,攜手合作時,不但沒有給人荒謬的感覺,反而覺得理所當然:生死當前,身為醫者,眼裡只有病人。一夜過去,黎明到來,三人交換著簡短的對話,風暴過去了。葉建德終於等到了林宏任等不到的天亮:報復沒有給他的釋然,在救護性命時得到了。陳顯榮終於找回了自己,雖然失去權勢。蕭政勳好人有好報,找回安眠,重獲清白,還得到了伴侶。體制還是沒有改變,但個人找到了心安之處。而那份心安,來自於放下過去,誠實地面對自己,繼續過生活。

至於體制,畢竟由人所組成。若是吳自強等輩當道,那是注定要爛下去的。畢竟沒有良心的人不需要追求心安,踩著別人往上爬很輕鬆,天不天亮什麼的我想吳自強一輩子都不會想到。麻醉風暴揭開了醫院和保險制度的漏洞、凸顯了醫病關係的緊張、批評了權力的追求與濫用,但是卻無力提出解決。所以最後還是只能個人堅強一點,互相扶持,憑著良心走下去……。所以看完也只有感慨跟欷噓了。

    全站熱搜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