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觸馮內果,看的是他的「第五號屠宰場」。看到一半(可能只有三分之一也說不定)陣亡,從此就沒再看過他的書了。馮內果的書常被評為「黑色幽默、充滿諷刺與想像力」——這幾樣都是我喜歡的元素,怎麼閱讀時就食不下嚥,我也無法理解。

獵捕獨角獸是短篇集結。這次看馮內果倒是看出了一些東西,雖然看不到幽默,但其他的部分(黑色、諷刺、想像力)倒是一樣不缺。恍然大悟:原來我跟作者的幽默不同調,怪不得當年直接陣亡啊!

在我看來獵捕獨角獸的副標跟馮內果的兒子所寫的序文是全書最幽默的地方。這本書的全名其實是「獵捕獨角獸:黑色幽默大師馮內果從未公開之最新遺作」,好長一串。最新遺作?總覺得語法怪怪的,是我中文變差了嗎?版權頁上的英文書名倒是給了一些解釋:Armageddon in retrospect, and other new and unpublished writings on war and peace,直譯是「回顧善惡決戰,及其他關於戰爭與和平的未出版新作」,光看書名簡直像是另一本書啊。「回顧善惡決戰」跟「獵捕獨角獸」皆為書中短篇篇名。中文出版選了完全不同的篇名,顯然覺得獵捕獨角獸比較具有吸引力。不過想看奇幻作品的讀者要是看了這本書,可能(非常可能)要哭了。馮內果相當反戰,對於人性中存有殘忍跟毀滅的因子感到痛心、不解。這些以戰爭為題材的故事簡單而犀利,有時甚至令人不寒而慄。若說史蒂芬金對於人性的黑暗面有著科學家刨根挖抵的熱情與沈迷,馮內果便是存有本能的洞察與避之唯恐不及的厭憎,呈現出深刻的反諷,諷刺底下則是深沈的絕望和不見底的黑暗。

馮內果之子馬克的序文倒是呈現出相當不同的馮內果:「他是樂觀主義者,卻刻意擺出悲觀的姿態,希望藉此引起眾人注意。」在馬克眼裡,父親在語言方面非常有天分,也非常努力發揮他的天賦。「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自己的文章……搖頭晃腦,比手劃腳,反覆更動語調和節奏。」也幽默風趣,善於社交,是敬愛至深的父親,也是可以吵嘴的朋友。馮內果絕對不是夏目漱石那樣的父親,無庸置疑。馬克,你是幸運的孩子啊!

馮內果,2009,《獵捕獨角獸:黑色幽默大師馮內果從未公開之最新遺作》,陳信宏譯,2009,城邦文化出版,台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spitaller
  • 馮內果因為過世 這波在台灣的再版我也有看
    嗯嗯嗯 當時也寫了兩篇心得(其中一篇是關於大紅書皮的書)
    我想看的人不多
    看到你這篇 覺得有種熟悉感
    可以辨認自己的記憶
  • 我倒覺得看的人應該不少,至少我就會衝著他的名氣看一下(笑)

    lotuseater 於 2010/12/12 21: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