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讓傷口不疼?」
「你不能。只能讓自己習慣。」

1.
籌觥交錯 潑出的酒液滲進地毯留下淺淺污漬
小小的宴會廳交織著對談
像可以無限反覆的背景音樂
容易忽略
卻也填滿尷尬不安的空白

執杯的手膚齡處於臨界點 即將失去光澤之前迴光反照的溫潤
眼神刻意地不與任何人交會
卻從每個人臉上掠過
禮貌而友好
(不致得罪任何人)

現場演奏的音樂響起
舞池裡三兩成群
姿態稱不上曼妙
但有愛
(他沒有;寂寞倒是很多)

他在幾個人臉上看到類似的寂寞
他們急急擠進人群擺脫
他索性離了人群品嚐
濃烈如酒
苦澀卻芳香

2.
他刻意不注視任何人
所以沒有留心V的注視
他臉上疏離的微笑和寂寞
溫潤不傷人
是一池漣漪不起的水
表面靜好 只是死氣沈沈

寂寞吸附寂寞
在他臉上看到熟悉神情的V深受吸引
不知不覺陷入恍惚的微醺
想要點一杯酒給他

他接過了酒 眼神轉了過來
又是那種不致得罪任何人的微笑
微醺的恍惚 讓他的微笑看起來像邀請

這是小小宴會裡常見的插曲
插曲通常不長 通常是傷感的小調
他凝視著向自己走近的V
考慮著在開始之前結束

3.
如何在開始之前結束
如果一切不曾開始?
他讀過很多
一場結束的開始

故事
但是沒有讀過
在開始之前就結束的故事

4.
V的眼角有著輕淺的笑紋
只在笑的時候牽動
其餘的時候平滑無痕
原來V也有著過去
(到了這把年紀誰沒有過去?)
且帶著過去走到了現在
不像他
帶著現在陷在過去
他看著V
覺得羨慕
但也僅僅是羨慕而已

5.
聊了一會兒之後,
V發現他臉上的那種神情淡了,變得柔和一些。
……哪種神情?
喔。那種讓人覺得自己會被劃上一刀的殺意。
人都有過去。V知道,只要聊起過去,帶著些傷感的語氣,可以融化大部分的人心。
這不是欺騙,只是權宜,
只是想擺脫深沈的寂寞,
只是想墜入情網,
暫時的也好——
甚至比永久的更好。

6.
他們步入舞池
舞姿算不上曼妙
沒有愛
卻有著足以溢出舞池的寂寞
雖然彼此的思索沒有交集
但總能找到支點
將平衡撐起
有時叫妥協
有時叫互舔傷口
C'est la vi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tuseater 的頭像
lotuseater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