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指揮:梶間聰夫
小提琴:張莎拉
曲目:
吉松隆:夢中流動的彩繪玻璃,Op.58a
西貝流士: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Op.47
(中場)
德弗札克:D小調第七號交響曲,Op.70

之前買的票,不知不覺日期就到了。好久沒有聽音樂會了。

指揮以日本當代名作曲家吉松隆作品開場,彷彿在做自我介紹。此曲編制較小,感覺像室內樂,旋律優美。豎琴跟豎笛的聲音都相當突出。音樂很有畫面,好像在鄉間散步的感覺,空氣是寧靜的。

第二首是張莎拉演奏的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之前聽王建堂演出是鋼琴伴奏的版本,今天有一整個管弦樂團伴奏,氣勢又自不同。張莎拉的音樂俐落有活力,跟梶間聰夫都是動作很大的表演者,但好看,像舞蹈。梶間的指揮動作跟音樂一樣,輕盈而豐富。張莎拉演奏時就像在跟小提琴共舞一樣,長音時習慣性地後仰(腰力很好……),突強時習慣性地頓足……運弓如劍,動作彷彿也是音樂的一部分。梶間帶領樂團共演,配合得非常緊密,既有個性又不至於喧賓奪主,讓我相當期待下半場國台交自己的演出。上半場結束的時候觀眾拍手喝采許久,指揮跟小提琴家謝幕謝了好幾次,簡直像演奏會已經結束了一樣。

結果不知道是不是上半場結束時太亢奮,下半場的演出一開始顯得凌亂。雖然指揮盡力收斂,也沒什麼大缺失,但是樂團呼吸紊亂,音樂不夠凝聚。不過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穩定,後一個樂章都比前一個樂章好一些,第四樂章大家終於一起帥氣地奔向壯闊的結尾。第三樂章的詼諧曲節奏非常特殊,應該是捷克的民族音樂或是舞曲吧。若是銅管樂器不要出聲音的話,第二樂章之後還蠻動聽的——今天的銅管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不是這個樂團的。巴松管的主奏部分也嫌平淡,無力與樂團抗衡。相較之下弦樂真是團結啊!長笛跟豎笛也都可圈可點,鼓更是出色。

也許因為會後還有簽名會吧!今天沒有安可曲(淚)。而且為了搶限額簽名的號碼牌,下半場陸續有觀眾提早離場,讓我見識到張莎拉的明星魅力。只是這樣被拋棄的交響樂團有點可憐……

看完了表演直奔一中街吃宵夜!吃了胖子雞排,還不錯,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本來的香港大雞排。旁邊的雄爺雞蛋糕生意超好,有些好奇。但雞蛋糕烤得醜醜的,加上懶得排隊,最後沒有買。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