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etheus Bound by Attis Theatre

為了怕坐車睡過頭喝了一杯咖啡,結果現在有點亢奮,乾脆把感想寫一寫。這是高雄春天藝術節的節目,演出後還留了問答時間,由導演親自解說,感覺很棒。

普羅米修斯三部曲是希臘悲劇名家Aeschylus 的作品。這次演出的是第一部,受縛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Bound)。第二部鬆綁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Unbound)跟第三部攜火者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the Fire Bringer)僅有片段存世。「受縛的普羅米修斯」敘述普羅米修斯盜火之後,受到宙斯懲罰,用鐵鍊綑綁在高加索山上,每天都有老鷹來啄食他的肝。執行綑綁命令的赫菲斯特斯(Hephaestus)和克雷托斯(Kratos)明顯立場不同。赫菲斯特斯很同情普羅米修斯,但不敢違抗宙斯。克雷托斯認為普羅米修斯不顧天神利益卻鍾愛人類,莫名其妙,活該受罰;各自代表了天神當中的兩派意見。身為泰坦神,普羅米修斯不會死,所以懲罰日復一日。正是其殘忍處。

普羅米修斯的名字原義是「先見之明」(Forethought),擁有預知能力。就連自身的災難他也早有預見,只是他不贊成宙斯毀滅人類另造新種族;又恨宙斯忘記自己曾經擁立他成為奧林帕斯山之王的恩惠,不願意接受其他神祇的遊說,向宙斯求饒。某一天,因為宙斯熱烈追求而慘遭赫拉報復的河神之女伊娥(Io)流浪到高加索山。伊娥莫名其妙受到懲罰,被變成一頭牛,赫拉還派牛虻一路追趕,最終把伊娥逼瘋。不過劇中伊娥只說他頭上長出角來,身心發生變化。——因為是外語演出,現場有台詞中譯的投影布幕。我對中文翻譯頗有微詞。很多地方根本不像中文,看起來有夠累。——伊娥知道對方是普羅米修斯之後,問他自己的苦難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宙斯會在埃及等你,他會終結你的痛苦。」
「他(宙斯)的權力何時才會終止?」
「他的權力會因為自身的驕傲和愚蠢而終止。他將會締結一段錯誤的姻緣,生下比自己更強的子嗣。除非我被釋放。」
「誰會釋放你?」
「你的後代。」(就是大力士海克力斯Heracles。)

伊娥哀嘆著走了。聽聞預言的宙斯派來赫米斯(Hermes)追問誰會推翻他。普羅米修斯堅決不說,最後宙斯發動天雷把普羅米修斯打進冥界深淵。

劇的主題其實很簡單,就是普羅米修斯覺得自己受到冤屈,但「(宙斯失勢、正義彰顯的)那一天終將到來」,問題是「什麼時候?」劇末扮演說書人角色的導演Theodoros Terzopoulos 用各種語言(包括中文)反覆詢問「什麼時候?」相當歇斯底里。首部曲在這裡劃下句點。難怪古代會在一天之內把三部曲演完。不然劇到這裡就結束了大家應該會很鬱悶吧!

普羅米修斯的反抗精神也讓我想起失樂園裡的撒旦。同是跟統治者對立的倒楣鬼,一個是「管你怎麼折磨我,總有一天你會來求我(因為只有我知道誰會推翻你。)」一個是「寧在地獄為王,不在天界為奴」,真是好朋友。很妙的是雖然沒有宙斯就沒這個故事,而角色的對話裡也充滿宙斯,宙斯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出場。因為必須從角色對話當中拼湊宙斯的形象,反而令人把注意力更放在宙斯身上;也因為宙斯不出場,令人對他有更多想像,真是強大的不在場角色啊。

相較於存在對話中,有很多資料可以拼湊的宙斯,普羅米修斯有很多機會說話,但是開場說書人(Narrator)一連串的發問,普羅米修斯的回答都只有「唉」(希臘的「唉」音節好多,聽起來格外哀怨。)明明有預知能力,但對於「那一天終將到來」、眾人「什麼時候?」的詢問,卻始終保持緘默,顯然有意保留這段知識,作為對抗宙斯的籌碼。他提及宙斯奪權時,他原本可以選擇幫哪一邊,而他幫了宙斯,顯然是認同他的(要不就是兩顆爛蘋果挑一個比較不爛的。)對於兩人和解,他也說「我也希望如此。」只是因為自尊他希望宙斯先向他低頭(開場時克雷托斯也曾說他驕傲。)後來伊娥出場,他就把握機會透露自己其實知道宙斯的末日,立下談判的槓桿。讓我倒是覺得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其實還在跟宙斯進行政治角力,並不是那麼無能為力的。

本來以為根據地在希臘德爾菲(!)的阿提斯劇團(Attis Theatre)會很復古,實際上走後現代風。台上來來去去一共只有九個人,視情況會一人分飾多角。布景跟服裝都極簡。導演認為,就是在極簡之中,才能凸顯更深刻的想法(big idea),很有哲學意味。的確他們的肢體語言充滿掙扎的力道,發聲也很有感染力,且說且吟的風格獨樹一幟。像開場的時候,一群穿黑西裝的男子趴在舞台上,雙手反剪於後,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受到綑綁的普羅米修斯。這個意象用多人傳遞,遂有放大的效果。而後有人緩慢翻轉,切換動作的時候同時也切換了角色。簡單易懂,力道十足。而像說書人哀憐伊娥境遇的段落,就很有吟唱的味道,而且完全不會讓人覺得不調和。特別的是此劇用德語、土耳其語和希臘語交雜演出。被問及此事時,導演說這是基於歷史、美學的考量。在歷史上,希臘受土耳其長期佔領,在兩次大戰都受德國迫害,近年在經濟上也受德國壓迫(指歐債問題,不過我是覺得有討論空間。)加上之前戲劇節他曾與土、德劇團合作,當時就是三語交雜,他覺得這是和平友好的表示——尤其是在漫長的不愉快歷史之後。美學上,德語子音多,鏗鏘有力,適合這部戲。(他還說因為這一點,他就不會選西班牙文XD)。導演聽說八十歲了,完全看不出來啊!我想艱苦的劇場訓練和對戲劇的理念是他體力跟精神力的來源吧!

Prometheus1
我很喜歡普羅米修斯跟伊娥對話的場景。大概是因為兩個倒楣鬼的同仇敵愾特別有張力吧。

Prometheus2
地上的大家都保持在很累的姿勢。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不過這張宣傳照的舞台不是至德堂的舞台。至德堂的舞台像上面那一張。

圖片所有權利屬於原劇。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