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版的福爾摩斯第二季讓人盼了好久。第二季是連馬里亞納海溝的最深處都可以照亮的閃亮亮,一樣是三集。莫瑞亞堤的死亡威脅居然因為艾琳一通電話而終止,臨去的一記彈指消去了紅外線瞄準,令人懷疑那個紅點該不會是聲控,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什麼殺手,一切只是騙局一場……總之隱身暗處的諮詢罪犯比較好辦事。

吉姆‧莫瑞亞堤暫時退場之後,夏洛克偵探生涯中唯一的女人艾琳艾德勒毫無意外地在第一集登場。電影版和BBC版不約而同地挑出莫瑞亞堤和艾琳的段落,英雄身邊果然少不了魔頭與美人啊!但非常令人意外的是BBC版的艾琳居然是業界知名的S女王。聰明獨立的艾琳雖然自稱同性戀,卻肆無忌憚地和夏洛克調情。對於這個以女性形象出現、能與自己抗衡的對手,夏洛克也不是完全沒有動心,在艾琳面前力求表現的推理分析跟青少年沒兩樣。不過發現自己被艾琳利用的時候,遭到背叛的名偵探報起仇來可是毫不手軟。我真替約翰掬一把同情淚,怎麼會愛上這個自私自大的混球。

sherlock2_6.jpg
夏洛克在艾琳面前頗有M的潛質。「真想讓你向我求饒……兩次。」S女王名不虛傳!只是最後那樣的結尾……究竟夏洛克真的幫艾琳脫身了?又或者是一廂情願的想像?

大舅子麥考夫完全把約翰吃得死死的,夏洛克似乎也不在意約翰幫著麥考夫偵察自己的事,雖然偶爾會抱怨「別把我放襪子的順序弄亂」。約翰對夏洛克的忠誠終於攻頂,新任女朋友忍不住酸他「你真是個體貼的男朋友,為了夏洛克,你做什麼都願意。」「別讓我和夏洛克競爭同一個男人。」也難怪會草草分手。艾琳更一針見血,對著上門刺探的夏洛克說:「…(看來你)被愛著呢。要是我逼不得已、得打心愛的人的臉,我也會避開眼睛跟鼻子的。」

乖,約翰,別一臉可憐兮兮的。夏洛克只是對危險跟刺激沒有抵抗力而已。艾琳偏偏就既危險又刺激還懂得挑釁他,你就是太沒有手腕了。不過,夏洛克可不是為了你,從白金漢宮摸走了一個煙灰缸嗎?(遞)

Sherlock2_2.jpg
約翰:「如果有任何人在乎這件事的話,我不是同性戀……」(←約翰你說對了,我一點都不在乎。)

第二集典出巴斯克維的獵犬,不過除了家族詛咒的傳說跟發生地點在德文郡之外,跟原著沒有太大關係。夏洛克的任性在這一集中得到百分之兩百的發揮,約翰的寬容(健忘?)當然也發揮了百分之兩百,兩人才沒有分手。

因為受到毒霧的影響,夏洛克一度看到巨犬的幻影,害怕困惑之際,對於約翰的寬慰不耐至極,說出「我沒有朋友。("I don't have friends.")」第二天後悔萬分,追著約翰道歉。先說了「我的確沒什麼朋友。……只有一個。」("I have no friends. I just got one.")發現約翰還是很生氣之後,連「你很棒!你最了不起了!」("You're amazing! You're fantastic!")都說了,堪稱口不擇言。

也許對於約翰沒有馬上原諒他懷恨在心,還是因為約翰原諒他而放心(說真的我摸不透大偵探的心思啊!大推雷斯垂德亞斯柏格症的診斷。),夏洛克不久之後就為了辦案把約翰當白老鼠用,給他喝了加糖的咖啡——此糖來歷不小,乃夏洛克進行推理之後,認定摻雜了令人產生幻覺的毒藥糖(囧)。單純的約翰忸怩地說:「你不用一直道歉啦!」然後一邊碎唸著:「我喝咖啡不加糖的……」一邊在夏洛克專注的凝視下有些害羞地灌完咖啡,還貼心地加了句「很好喝。」——約翰,這個觀察力一流的推理狂居然不知道你喝咖啡不加糖?必要的時候他連你一天喝了幾杯咖啡、在哪裡喝的、跟誰一起喝、喝的什麼種類都看得出來。你不能只因為心上人為你泡咖啡還親手把杯子遞給你就什麼都喝啊!(指)

案件結束,真相大白之後,後知後覺的約翰終於發現自己被夏洛克當實驗品的事實,不過似乎也沒怎麼生氣?情到深處無怨尤?

Sherlock2_4.jpg
約翰:「我們真的不是……」

第三集,莫瑞亞堤重回舞台,非常高調地偷竊鎖在倫敦塔裡的皇冠珠寶……未遂。此時的夏洛克逐漸累積名聲,成名在望。約翰則成為小報追逐的焦點,繼續被認定為夏洛克的另一半。決意摧毀夏洛克的名聲,莫瑞亞堤佈下天羅地網,設局陷害。

媒體可以造就英雄,也可以毀滅英雄,聰明的罪犯懂得掌握媒體,聰明的偵探卻不屑與之為伍。誰勝誰負,不問可知。夏洛克雖然知道莫瑞亞堤的用意,卻放不下自尊跟驕傲,最後身邊只剩約翰、哈德森太太,茉莉,跟半個雷斯垂德——另外半個忍不住也開始懷疑夏洛克的清白,在上司的壓力之下企圖逮捕夏洛克加以訊問。大偵探又氣又煩,小獵犬也不開心地咬了高級警官一口,最後雙雙在警車旁邊相遇,被銬在一塊兒。不想被莫瑞亞堤佔盡先機,夏洛克奪槍脅持約翰,展開愛的大逃亡。

Sherlock2_5.jpg
「握住我的手。」("Take my hand.")
「這下子人們肯定會說閒話了。」("Now people will definitely talk.")

呀啊~~~~~

不過最後夏洛克的墜樓讓我覺得卡卡的。莫瑞亞堤以「如果夏洛克不自殺,就要殺掉他身邊的所有人」加以威脅,要名譽受損的夏洛克來個羞愧自殺。而「身邊所有人」只有哈德森太太、雷斯垂德、約翰,真是簡潔(其實我覺得茉莉應該要算進去)。夏洛克的推論是只要莫瑞亞堤活著,自己就可以脫身;瘋狂的莫瑞亞堤為了讓夏洛克無路可退,竟舉槍飲彈,只為完成計畫的最後一步。

正如夏洛克設法脫身,莫瑞亞堤應該也沒有死絕才是。總覺得手機音樂是 Staying Alive 的人應該很難死……如果不能看到夏洛克死在自己眼前,那還有什麼樂趣呢?我覺得莫瑞亞堤應該也撐著一口氣在看夏洛克會不會跳樓,夏洛克那段自暴自棄的遺言應該也是專程說給他聽的。再怎麼說,夏洛克也該摸摸莫瑞亞堤的頸動脈,看看他是不是死透了才對——如果還沒斷氣的話,快快送醫還是可以滿足「只要他活著,夏洛克就還可以脫身。」的條件才是啊!總不會是看到趕到樓下的約翰,一時心急怕保護不了他乾脆先跳樓再說吧?不過這裡的感覺也有點像是因為看到約翰,怕計畫生變所以快快跳樓了事……茉莉你到底是教了夏洛克什麼必定不死的跳樓招數啊?我想不出來~~~

總之,延續第一季的風格,第二季仍然收在令人咬牙的段落,所以我確定會有第三季——約翰你的眼淚白流了。不過跳樓之前夏洛克想到你會哭所以也先哭過了。所以……根本不能扯平!忍不住要為獨自在墓碑前面哭泣的醫生抱不平啊!!

第二季在攝影上仍然充滿巧思。除了漂浮的字幕之外,動作場景,類似關鍵報告的體感操作視窗,福爾摩斯短暫的夢境都很能引領觀眾用偵探的視角窺視案件。Benedict Cumberbatch 的語速跟社群網戰的Jesse Eisenberg 有得拼。雖知這樣的速度很能表現出天才的敏捷思維,可是我是普通人,會很暈眩。

夏洛克和約翰在這一季裡默契越佳,漸漸呈現出老夫老妻的相處風格。兩人的異口同聲,有些是因為感情上的認同(譬如麥考夫對哈德森太太出言不遜時,兩人同聲喝止:「麥考夫!」被弟弟跟弟夫(?)一嚇,麥考夫立刻道歉。),也有因為長久一起生活的熟悉(兩人從門鈴響聲同聲推斷:「是客戶!」)。夏洛克派約翰帶著電腦跑犯罪現場,自己進行視訊推理,在約翰而言是任性耍賴,在夏洛克來說,是他對約翰毫無保留的信任。約翰的好人緣讓他成為夏洛克的對外窗口,不管是大舅子、警方、客戶,都比較傾向對著約翰傾訴——反正夏洛克會隨自己的高興介入——;而約翰平易近人的部落格也比夏洛克的演繹法網站有人氣。約翰一方面對夏洛克的能力非常讚許、卻又同時能把他當成一般人對待,對夏洛克而言自然是特別的存在。但夏洛克對此完全沒有第一季那種受寵若驚的樣子,而是非常樂在其中,顯然已經習慣了約翰的溺愛。互相吐槽的鬥嘴,開庭前愛的囑咐和「別又露出那種表情!」(約翰)「什麼表情?我又看不到自己的臉!」(夏洛克)的相聲段子也讓人心花朵朵開啊!

Sherlock2_1.jpg
很喜歡這張宣傳照。如果夏洛克真的這樣看著約翰,多半又是在盤算餵他喝有毒咖啡之類的事……

☆圖片所有權利屬於原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tuseater 的頭像
lotuseater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