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小說家(也是這部紀錄片的導演)Terry Pratchett罹患了阿茲海默症,開始思考如何死去。「我要在生命還有價值的時候享受它,然後,我想要死。」他去拜訪一些人,這些人的共同點,是疾病的過程很痛苦,而且,無藥可救。第一個是漸凍人Peter Smedley,家庭富裕,有個愛他的太太。Peter想要安樂死,因為他擔心到了某一天,他會病到無法做決定。

第二個是Veerla,比利時作家Hugo的遺孀。跟Pratchett一樣罹患阿茲海默症的Hugo Claus 選擇了安樂死。太太當時帶了香檳跟菸,陪他一起去醫院,躺在他身邊,一起哼歌。很痛苦,也為即將脫離痛苦的丈夫感到快樂

Mick Gordelier,退休的倫敦司機,也是漸凍人,住在安養院。相信在個人與家人的認同下,應該安樂死。只是,「何時是盡頭呢?」何時才知道,決定死亡的時刻已經到來?如果不決定,會不會有一天就沒有能力決定了?Mick的妹妹也在場,顯然對安樂死非常抗拒。他是無法接受的家人。

Andrew Colgan,多重硬化症患者,多數的早晨是摔下床的,「像是走往越來越窄的窄巷,盡頭沒有出路。」自殺未遂,兩次。「我想要一個舒服、相對無痛的死亡。」受訪後的禮拜天,他要搭機前往瑞士的「尊嚴」(Diginitas),一個協助自殺的機構。這時,Pratchett得知,Peter夫婦也即將搭機前往尊嚴。

Ludwig Minelli 在1998年創立「尊嚴」,協助自殺的機構,採會員制。尊嚴會雇用醫師評估。醫師確認病人意識清楚,確實瞭解死亡程序。服兩劑藥之後,10-15分鐘內會死亡。醫師用開水為Peter 示範正確的飲藥法,因為喝得太慢,可能只會睡著。最後,留下一天的時間讓病人思考,過程中,病人隨時有喊停的權力。在尊嚴的協助下死亡的人當中,有兩成一並非重病,而是對生命感到疲憊,換句話說,活得不耐煩了。「自決權包括決定自己生命的終結。」Minelli如是說。Pratchett的助理Rob也隨行,好幾次對著鏡頭說,他無法理解,這些人應該為還活著的人想一想。(就像我們常勸人不要自殺一樣。)Andrew此時也來到了尊嚴。他仍然對世界有愛。他喜歡瑞士的美景,說起話來就像一般遊客。父母也陪著他來了。母親非常難過,但又覺得應該在場支持他,矛盾不已。「如果這個病讓他這麼痛苦,也許接受他的決定才是愛他。但是我們會很難過,會非常想念他。」

最後,他回到Peter家,「我很難決定正確的決定時機。」醫師說。「你跟妻子談過嗎?你仔細想過嗎?……死去的人,其實比活著的人輕鬆。」結褵四十年的妻子仍想勸退。但Peter不為所動。影片的最後,Pratchett目睹同患阿茲海默的Peter死去。妻子Christine陪伴著他,含著淚,和尊嚴的員工持續地反覆地確認,「你真的想死嗎?」服藥之後,Peter神態輕鬆地跟在場所有的人道謝,道別。藥效發作了,他有一瞬間的痛苦,尊嚴的員工抱住他,接著他陷入沈睡,他將在沈睡中死亡,沒有太大的痛苦。尊嚴的員工轉而安慰Christine。

罹患阿茲海默的困境在於,到了後期,有時清醒,有時不。所以必須在「必須決定」之前就決定。但「必須決定的時刻」跟「死亡何時到來」一樣地不可知。

「如果你拖太久,你可能會錯過你可以清醒決定的那個時間點。」稍早,醫師和Pratchett有一番問答。「我拿毒藥給病人,他必須決定是否喝下。如果病人不清醒,那他可能無法這麼做,就需要注射。」「而你不願意。」「我不願意。病人神智清醒地喝下毒藥,跟我為昏迷的病人注射,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這讓Pratchett更加迷惘。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跟Peter做出一樣的決定。

非常嚴肅的議題。古代有一句話,「好死不如賴活」,因為死亡率那麼高,光是能夠活著就是上天的恩惠,長壽更是人人羨慕、亟欲追求的目標。現代,醫療進步讓人類生命延長,許多過去的不治之症,現在都變得可控制。但病痛畢竟是個人感受,並非每個病人都能接受「可控制狀況內」的自己。我自己最近頻頻進出醫院,有時跟醫生溝通病況,總覺得十分挫敗。醫生覺得,治療到了一個程度就結束了,至於無法完全復原、疼痛不適等等,因為沒有影響我的生活「功能」,所以沒有治療的必要,還有醫生直言治療了也沒用。被認為「沒有治療必要」的我都輾轉難眠了,真的受到不治之症困擾的病人,他們的痛苦我無法想像。能狠下心來自殺的人,一定是有旁觀者無法理解的痛苦吧。就像影片中的小說家助理Rob,對於Andrew和Peter的決定不能認同、非常不安,甚至氣憤。「為什麼不想想那些還活著的人呢?」我想,到了生活品質差到人會把死亡當成最佳選項時,願意為另一個人活下來,真的比去死更需要勇氣。他們想做的,是縮短等死的時間跟痛苦,以及那段時間裡,可能為他人帶來的不便與痛苦。想到久病厭世自殺、長期照顧的家屬殺了病患再自殺的悲劇報導,不禁覺得這樣的決定似乎也不能說錯。

目前世界上安樂死合法的國家,有荷、比、盧、瑞士,以及美國的奧勒岡州、華盛頓州、蒙大拿州。在台灣,協助自殺是加工自殺罪,違法。安樂死合法的國家如此之少,也說明了這個問題的道德爭議以及犯罪疑慮。生命絕對應該尊重,但有人覺得活著才是尊重,有人覺得有尊嚴地死去也是尊重。這大概是安樂死爭議不休的根源吧!

創作者介紹

泝流光

lotusea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